网球

精神卫生法第一案原告败诉立法起草人刘协和

2019-10-13 03:14: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精神卫生法第一案”原告败诉 立法起草人刘协和:他告错了!

自2013年5月1日《精神卫生法》实施以来,4月14日,全国第一起依据该法起诉的案件在上海最终宣判,已在上海青春精神病康复院住了12年的“被精神病者”徐为(化名)败诉。

除了仍在精神病院的徐为、代理律师,还有一个人也非常关注这个宣判结果,他就是《精神卫生法》的起草人,87岁的刘协和教授。研究完徐为案的材料,得知宣判结果的刘协和教授告诉,“他告错了!”

入院后,徐为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从2004年初,徐为认为自己已经恢复健康可以出院了,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其后并无病情反复的他这一住就是十多年。其间,徐为在2008年父亲过世后,其监护人变更为哥哥徐兴,徐为希望哥哥能接回自己,但是哥哥一再拒绝。

2012年6月徐为所在的居委会还出具了一份情况说明,其中写道:“徐为在康复医院多次要求出院,康复医院和徐为联系居委会派人前往协调,但监护人徐兄一直不同意徐为出院,理由是没有时间照顾徐为……”

2013年5月6日,徐为委托杨卫华律师以侵犯人身自由权,致使自己滞留精神病院长达近十三年之久为由,将医院和作为监护人的哥哥徐兴起诉至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当时,法院以徐为没有民事能力,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当场拒绝立案。

同年5月13日,杨卫华律师将起诉状和一封《致法院函》通过快递方式寄向法院,而闵行区法院回复称此案复杂需要请示上级法院。2014年1月16日,7月28日和11月25日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三次通知开庭后,三次取消。时隔5个月,该案终于开庭。

4月14日下午5点零7分,徐为的代理律师杨卫华走出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后,更新了一条微博:“《精神卫生法》第一案败诉,在去给@上海徐为送判决的路上,心情极度郁闷。”此时,当事人徐为仍住在上海青春精神病康复医院,至此已近13年了。而这次败诉,预示着也许他还将继续呆在这里。

时隔近5个月后的今天,2015年4月14日下午,该案件最终宣判。法院认为,“人身自由权纠纷”这个情况不成立,并不适用于《精神卫生法》。判徐为败诉。

:法院为什么判败诉?杨卫华:法院认为徐为有既往病史,家人又一直不愿接受他,并且他当年是因为犯病被送往精神病院治疗的,法院认为“人身自由权纠纷”这个情况不成立,并不适用于《精神卫生法》。基于这三点,法院判徐为败诉。

刘协和:他告错了!精神卫生法第三十条规定: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徐为是有既往病史被送医的,而且入院后自己配合医疗,所以当时医院和家属没有侵犯他的人身自由权。

刘协和:徐为在治疗期间,拥有其监护权的哥哥没有尽到监护。在徐为治疗得到好转,并且医院也认为他可以出院,院方还主动联系居委会,商议其出院事宜的情况下,徐为的哥哥一直拒绝接纳,这也是涉嫌遗弃的。徐为可以在这方面,起诉哥哥。

徐为在住院期间,住院费用都是他自己缴付的,这说明了他是自愿住院,既然有自愿住院,就有自愿出院。“医院和律师可以把他送回家,而且这是合法的。”

刘协和认为,有一种最通常的观点,甚至是很多专业人士心里所持的观点,要在这两个选择之间找一个平衡,“但这是大错特错。”他说,如果公众因为惧怕,就将精神病人隔离起来,司法机关迫于舆论压力,就施以刑罚。这不仅有失法律的公允,也是社会道德和的缺失。社会只有先保护好病人,才能更好地保护公众。“精神病人是弱者,因病犯罪需要的是治疗,而不是刑罚。”

1985 年,某地一干部的儿子在饭馆里,因一名客人碰到了他的酒瓶,就把对方刺死。刘协和接手这次鉴定后,认为犯罪嫌疑人智力低下,影响了他的行为判断能力,属于限定能力人。

此案一审开庭时,法院内外都挤满了旁听的人,数千人都在喊杀,刘协和当庭宣读出鉴定结果,法院迫于检方和群众的压力,没有采纳,判处死刑。案子二审到了省高院,在慎重研究了刘协和的鉴定结论后,省高院作出了死缓判决。几年后,刘协和到当地出差,去监狱里了解这个人的服刑情况,管教人员证实其智力确实有问题。刘协和说:“当时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在刘协和看来,中国精神病学研究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社会对精神疾病的理解,仍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实现。他说:“专业人员的素质提升了,设施更好了,社会的意识转变了,精神病人的处境才会更好。”

怎么做微店
微信秒杀小程序
微信制作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