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网游之铁甲战神 第289章 帝国之怒10

2020-01-17 02:26: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游之铁甲战神 第289章 帝国之怒10

自然而然的,看到了这里之后,刘青山自然不会放过敌军的那一座建造总厂了。<-.哇靠,哇靠,他娘的,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想到了这里之后,随着刘青山的一声令下,于是,自己的那一艘的征服者战舰,再一次发威,在移动到了wèizhi之后,几道凌厉的磁电弧光激射而出,狠狠地击打到了目标之上。同时,一个接着一个的磁电光球,破风而去……

就这样,刘青山终于用自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摧毁掉了敌军的那一座建造总厂。看到了敌军的那一座建造总厂,在自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所发射出的磁暴咣探知中,终于斗转成了无数的残骸与碎片,纷纷冲天而起,四散而去,刘青山心里不由得暗自想着:“哇靠,但愿,这一座建造总厂,应该是最后的一座建造总厂了吧。到现在为止,老子也不知道,究竟打掉了敌军几座的的建造总厂。看来,他娘的敌军在这方面还真是非常的狡猾。”

然而,就在刘青山引领着自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在打掉了敌军的那一座建造总厂,正在向着自己的基地方向飞去。可是,就在zhègè时候,刘青山忽然看到,敌军的几名火箭飞行兵,紧紧地跟在了自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的后面。不过,刚开始的时候,刘青山也并没有太当一回事情。是的,因为刘青山知道,敌军的那一种火箭飞行兵,虽然具有着对空和对的攻击的能力,可是,自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相对于他来説,毕竟是个庞然大物。社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己自然不会将敌军的那几名火箭飞行兵当成一回事情。

然而,事实上,事情却并不是这样的。虽然,一名火箭筒兴兵,所具有的攻击能力10分有限,这一diǎn,刘青山自然也是10分清楚的。的不过,问题是,这一回,敌军派遣来的火箭飞行兵,具有着10多名之多。的这样以来,一旦他们一起向着目标发动攻击的话,那么,他们所具有的攻击能力,那可jiushi相当可怕。所以,就在刘青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飞行到了那一片海域的半空之上的时候,终于,敌军的那几名火箭飞行的,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分成zuoyou两路,分别向着那一俗物征服者战舰,开始发动空对空的攻击。

嗖嗖嗖,刘青山看到,一枚一枚的火箭弹,拖曳着那灰白色的尾焰,不断地调整着飞行的方向,同时,一边破空而去,呼啸而行,一边还不断地shifàng着花朵一般地的火光。随着那一枚一枚的火箭弹,终于击中了目标,刘青山看到,在多达十名的火箭飞行兵的zuoyou两路的夹击之下,自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的生命值,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着,下降着。而且,刘青山看到,自己的那一俗物征服者战舰,机身之上,正在冒着一团一团黑烟。

看到了这里之后,刘青山的心里,不由得非常着急。是的,要知道,虽然説自己的这一种征服者战舰,生命值非常充沛。可是,面对着敌军,这么多数量的火箭飞行兵的空对空的攻击,jiushi他的生命值在充沛,也禁不住这麽个打法。于是,一击之下,随着刘青山的一声令下,只见,自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开始从半空之中,缓缓的下沉,下沉,

是的,对于刘青山来説,他jiushi想在这种情况之下,通过将自己的征服者战舰,嵌入到海底之中,从而躲避敌军的那些火箭飞行兵的攻击。

知道zhègè时候,刘青山再进一步认识到,原来,自己的这一种征服者战舰,确确实实是一种相当youxiu的作战力量。是的,一旦在水中,在紧贴着海底的情况之下,受到了敌军的潜艇的攻击的时候,自己便可以将它浮出水面,然后升空到半空之中,这样的话,自然就可以逃避过敌军的潜艇的攻击。当然了,至于在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开始破水而出,要根据当时的情况来定。另外,如果在半空之中,受到了敌军的空中攻击力量打击之后,便可以选择一个适当的时间和地diǎn,在沉入到海底,这样的话,便能够逃避敌军的空中打击力量的攻击。这样以来,自然而然的,大大地增强了这种征服者战舰的存活能力。

就这样,看着自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终于缓缓地陈述了水底。而在zhègè时候,刘青山看到,敌军的那十几名火箭飞行兵,都怔怔地飘浮在那一片水域之上,显得10分的wunài。是的,在他们看来,刚才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虽然是一个庞然大物,刘青山看到,敌军的那十几名火箭飞行兵,都怔怔地飘浮在那一片水域之上,显得10分的wunài。是的,在他们看来,刚才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虽然是一个庞然大物,

可是,无他们却有着数量方面的优势。所以,他们在进行攻击的时候,信心非常充足。眼看着,他们这些xiǎo东西,将要那一艘征服者战舰,给击毁掉了。可是,看到他的生命值,只剩下40%zuoyou的时候,那个庞然大物,居然慢慢地沉入到了水底去了。这对他们来説,简直jiushi一种讽刺。是的,zhègè时候,他们都很不能钻入水中,jixu进行攻击。可是,它们的性质,仅仅是能够在空中进行攻击。可以对空攻击,也可以对地攻击。可是,jiushi不能降落到地面之上,也不能够潜入到水中。这是它们的性质所决定的。

可是,shiji的情况,却是,在自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终于潜入到了海底中之后,却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得到了真正的安全。因为,刘青山很快看到,就在自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刚刚潜入到海底之后,迷你长枪潜艇,看上去,好像早就守护在那里一样,就在刘青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刚刚缓缓地降落到了海底之上的时候,一枚枚的潜射鱼雷弹,裹挟着气浪,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向着刘青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激射过来。

的轰轰轰,随着那一枚一枚的潜射鱼雷弹,诏不断地击中了目标,刘青山看到,自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其生命值再一次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可是,就向自己的这一艘征服者战舰,本身并不具备对空攻击的能力一样,这种征服者战舰,同样的,也并不具备着在水中攻击的能力。所以,面对着敌军的那几艘迷你长枪潜艇的攻击,刘青山看到,自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而我靠,这可真是刚刚脱离了狼群,居然又进入了虎口之中。身并不具备对空攻击的能力一样,这种征服者战舰,同样的,也并不具备着在水中攻击的能力。所以,面对着敌军的那几艘迷你长枪潜艇的攻击,刘青山看到,自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我靠,这可真是刚刚脱离了狼群,居然又进入了虎口之中。

看到了这里之后,刘青山知道,当前来説,自己唯一的bànfǎ,jiushi36计走为上策。是的,在无法跟敌军的作战力量进行作战的情况之下,无论是逃跑,还是战略转移,还是撤退,那都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bànfǎ。不过,也正是通过这一种的bànfǎ,自己的作战力量,才得以保存。这样的话,自己的作战力量,才得以具有着日后的存活能力,以及东山再起的能力。

就这样,随着刘青山的一声令下,只见自己的那一艘刚刚潜入到海底之中的征服者战舰,wunài之下,的紧贴着海底,向着前面急速地行进而去。

其实,刘青山知道,虽然説是急速行进而去,其实,自己的这一种征服者战舰,无论是在空中飞行状态,还是在海底潜行状态,想要快速地行进,这是不可能的。这样説,也只是表明了刘青山当时的一种焦急的心态而已。可是,敌军的那几艘迷你长枪攻击潜艇,却并不因为刘青山的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落荒而逃,而不再进行攻击。而是然紧追不舍。看到这里之后,刘青山不由得暗自骂了一声,不过,毕竟自己这一艘征服者战舰,在zhègè时候,还是逃命要紧,而至于其他的事情,那已经都无所谓了。

就这样,前面是刘青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紧贴着海底,向着自己的基地方向航行而去。而后面,jiushi敌军的那两艘迷你长枪攻击潜艇,紧追不舍。偶尔,敌军的那两艘迷你长枪攻击潜艇,再想游去刘正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距离比就近的时候,也会发动集资潜射鱼雷弹的攻击。不过,倒也并没有给刘青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造成多大的伤害。向着自己的基地方向航行而去。而后面,jiushi敌军的那两艘迷你长枪攻击潜艇,紧追不舍。偶尔,敌军的那两艘迷你长枪攻击潜艇,在距离着刘正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距离比较近的时候,也会发动几次的潜射鱼雷弹的攻击。不过,倒也并没有给刘青山的那一艘征服者战舰造成多大的伤害。

―――――――――

然而,这一个时候,刘青山看到,就在自己的那一艘的征服者战舰,正在向着自己的基地航行而去的时候,后面,紧紧地跟着敌军的那两艘的迷你长枪攻击潜艇。不过,虽然自己的那一艘的征服者战舰的行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可是,敌军的那两艘的迷你长枪攻击潜艇的行进的速度,也并不是很快。是的,确确实实jiushi这样子的。确确实实并不是很快的。所以,这样以来,敌军的那两艘的迷你长枪攻击潜艇,虽然也是紧追不舍,可是,却也并没有追击得上,只是在后面,紧紧地追击着,追击着。

不过,刘青山也知道,那jiushi,虽然,敌军的那两艘的迷你长枪攻击潜艇也是偶尔一边攻击,一边发射两枚的潜射鱼雷弹,可是,那也无所谓的。是的,确确实实jiushi这样子的。凭借着自己的那一艘的征服者战舰的强大的生命值和防御能力,仅仅是这么几枚的潜射鱼雷弹,根本也并不会起到多大的损伤。于是,jiushi在这一种的情况之下,一前一后,自己的那一艘的征服者战舰,后面便是那两艘的敌军的和迷你长枪攻击潜艇,一前一后,潜行着……

刘青山知道,虽然,现在来看,自己的那一艘的征服者战舰,距离着自己的那一座基地,距离还是很远,可是,话又説回来了,既然在这一种过程之中,敌军的那两艘的迷你长枪攻击潜艇,并没有给自己的那一艘的征服者战舰,造成多大的生命值的损失,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自然而然的,自己也就不必再那么dānxin了。即使是远一些,那又怎么样呢?早晚,自己的这一艘的征服者战舰,总会回到自己的基地之中去的。

而一旦自己的那一艘的征服者战舰,回到了自己的基地之中去之后,那么,自然而然的,自己也就不会再那么dānxin了。是的,确确实实jiushi这样子的。毕竟,现在,自己的基地之上,自己基地内的那一座的造船厂旁边,到目前为止,已经生产出了至少两艘的阿库拉潜艇。而自己的那一种的阿库拉潜艇,应该説,正好jiushi对于敌军的那一种迷你长枪攻击潜艇的克星。即使不能够将那两艘的敌军的迷你长枪攻击潜艇给打掉,自己的岸基的那一些的武器,比如説,,自己的那一些的v4导弹发射战车,也可以助其一臂之力的。

是的,事实之上,确确实实jiushi如此的。只要自己的那一艘的征服者战舰,回到了自己的基地之中之后,那么,它的安全,自然而然的,也就会得到了保障了。是的,确确实实jiushi这样子的。

zhègè时候,刘青山知道,其实,自己的那一艘的征服者战舰,根本上,就没有什么安全方面的问题的。然而,此时,刘青山却看到,自己的那两辆的牛蛙载具,zhègè时候,却遇到了一个问题。本来,刘青山在看到了自己的那一艘的征服者战舰,向着自己的基地航行而去的时候,特别是,当刘青山知道,自己的那一艘的征服者战舰,已经根本上没有什么安全问题之后,于是,这才将视角,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那两辆的牛蛙载具上面。是的,当时的时候,自己只顾着那一艘的征服者战舰的安全了,所以,对于自己的那两辆的牛蛙载具,还真的就没有怎么关注。可是,shiji之上,那一个时候,自己的那两辆的牛蛙载具,正在对敌军的那十几名的,仍然愣在了那里的火箭飞行兵,进行着攻击呢!

“嗵嗵嗵~~~”一声声的激烈的开火之声接连响起来,自然而然的,凭借着那一种牛蛙载具的强悍的攻击能力,半空之中,敌军的那十几名的火箭飞行兵,根本就经受不了如此强悍的攻击能力。很快的,一名接着一名的火箭飞行兵,像是一只只的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那半空之中,掉落下来,掉落下来。一声声惨叫之声,接连不断地响起来。

“娘的,娘的,早管着干什么了?早管着干什么了?刚才老子的那一艘的征服者战舰,正在被敌军的那十几名的火箭飞行兵,正在全力攻击着自己的时候,他娘的,你丫丫的到底干什么去了?你丫丫的到底干什么去了?”刘青山不由得感叹着。

然而,就在这一个时候,就在刘青山的那两辆的牛蛙载具,正在向着敌军的那十几名的火箭飞行兵,全力进行着攻击的时候,忽然之间,刘青山看到,一名敌军的欧米伽百合子,出现在了自己的那两辆的牛蛙载具的前面了。看到了这里之后,刘青山不由得一下子傻了。哇靠,他娘的,他娘的,这是……

很快的,就在自己的那两辆的牛蛙载具,正在全力地向着敌军的那一些的火箭飞行兵,进行攻击的时候,随着敌军的那一名的欧米伽百合子的出现,只见,很快的,那一名敌军的欧米伽百合子的,终于开始发挥出其巨大的威力来了。只见,只见那家伙距离着目标很远的距离,便开始做法,双手开合之间,刘青山的那一辆牛蛙载具,便已经缓缓地腾空而起了,而且,还不断地翻转着,舞动着,看上去,显得十分痛苦的样子,十分wunài的样子。

而再看那一名欧米伽百合子,此时,对于那一辆刘青山的牛蛙载具,几乎就偈是捉弄着一个玩物一般,任其有她的股掌之中闹腾着,却是不给他丝毫的还击的机会。而且,就在那飞腾、翻转的过程之中,其生命值在不断地下降着,下降着。还没有等到落到了地面之上,那一辆被控制着的牛蛙载具,便已经轰然一声,火光一闪,爆炸掉了。

叶县第二人民医院
瓯海区第三人民医院
郴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金华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潍坊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