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江山美人志 第七十三节 奇招

2020-01-13 23:16: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山美人志 第七十三节 奇招

“你说什么?”大吃一惊的无锋一下子从座位上窜了起来,但随即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立即定了定神,脑子却在急速的旋转起来,一边思考司徒朗这一招的目的究竟何在,一边沉吟着反问:”古全,你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是什么?”

“殿下,皇帝陛下突然要招几位亲王入京,是不是打算就此退位,让其中某位亲王接替他的皇位呢?”古全身为情报总署的负责人一样被这个突如其来消息弄得有些狼狈,一直处于低调和回避态度的司徒朗突发奇招,而西疆一方的情报机构却没有任何预警,这不能不说情报部门有失职的嫌疑,尤其是主管综合性情报事务情报总署.

“如果事情有这么简单,那倒好了.司徒朗沉默这么久,只怕也是在思考该如何应对自己两位兄长的逼宫,司徒泰气焰逼人,司徒彪含而不露,目的却都是一样,都是瞅着这皇位.司徒泰有北方贵族的支持,但经济实力稍逊,司徒彪有南方土地贵族撑腰,听说他在五湖地区的整合手段还是颇有看点的,也效仿了咱们的一些手段,只不过单凭一郡之力要想和司徒泰相斗,只怕还差了一些.倒是现在司徒朗的态度相当重要,他若是支持某一方,这皇位之争似乎也就没有多大悬念了.”李无锋摇摇头,他不相信司徒朗酝酿如此之久,厚积薄发的一招会如此简单,只是这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阴谋,一时间也还看不清.

“殿下,您还漏了一点,那就是咱们的态度一样很重要,咱们若是支持某一方,那才是真正的没有悬念.”古全见无锋没有责怪情报部门的意思,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出这等差错,作为情报总署的署长脸上也的确有些不太好过.

“不,咱们现在还不宜掺和到司徒家族的家事中去,皇位么,随便他们哪个坐,不过都得以不损害我们西疆的既有利益为前提,否则他这个皇位只怕就难得坐稳.不过这皇帝陛下招我进京这件事情倒还需要斟酌斟酌,去还是不去?本来是他们司徒家几兄弟的事情,何苦把我这个外姓人也拉进去,这其中究竟会不会有什么古怪呢?”无锋有些犹疑不定,从表面看上去,司徒朗把这几个所谓的亲王都拖了进来,是想让这几个亲王能够和平手段来解决帝位之争问题,但内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就非外人所能知晓了.

见上司的目光又向自己往来,古全头皮又有些发麻,从近期帝都那边获得的情报来看,司徒朗似乎没有什么大的动作,除了照旧与十三公主联系较为紧密一些外,其他实在看不出什么异常.但司徒朗突然下旨传招几位掌握军权的亲王进京,肯定会有什么非同寻常的举措,至少必须要给予几位亲王安全方面的保证,这几位亲王才会安心进京,尤其是像司徒泰和司徒彪二人,如果不能让他们在安全方面放心,二人是绝对不会轻易进京的.不过帝位的诱惑力足以压倒一切,司徒泰和司徒彪二人肯定也在探听对方虚实,现在主动权掌握在司徒朗手中,若是自己不到,而对方到了,司徒朗将帝位禅于他人,虽然不能说一举定乾坤,但至少会使自己处于相当被动的境地,这一点不能不让司徒泰和司徒彪三思.

“殿下,您认为大殿下和六殿下会进京么?”古全反问了自己上司一句.

“嗯,问得好,司徒朗若是无法给予二人安全保证,二人肯定不会进京,但司徒朗既然敢下旨,自己有他的打算.只是这司徒朗将众人招进京,究竟意图何为呢?”无锋微微点头,琢磨着这位自登位一来一直就没有什么特别表现的皇帝陛下.

“殿下,以属下的意见,殿下最好不要随意进京,帝都局势不在我们掌握之中,风险太大,殿下挽金之躯,断不能轻入虎穴.”古全也拿不准上司的想法,唯有从安全角度上建议无锋拒绝奉诏.

“唔,这个问题我还需要考虑一下,去有去的好处,不去有不去的理由,总要思量一个万全之策才好.倒是司徒峻与司徒元这两个陪衬也被招进京,会不会是司徒朗想要联合诸王之力抗衡司徒泰呢?”方入汉中就遇上这样一件烦心事,让无锋的确有些苦恼,本想在汉中好生修整一番,精心构思一下东方攻略,却被司徒朗这样一招神来之笔搅和得完全没了兴致.

“古全,你的情报部门务必马上展开工作,这司徒朗能够想出这样一招,我相信包括其他几位殿下一样都没有想到,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人替他支招,你让帝都得人好好查一查这几个月里进宫较为频繁的大臣或者其他人士,还有司徒朗出宫的行踪,尤其是咱们在宫内的一些内线更要让他们好生摸排一下,这也许对了解司徒朗的计划走向有所帮助.”无锋在客厅中来回走了几转,终于放弃了揣摩对方意图,一切都需要情报来作基础,这样凭空猜度的确不易.

皇帝陛下下诏召几位亲王入京议政的诏书终于以正式行文方式下发诸方,也立即引来了各方势力的关注,这其中最引人关注的自然是已经隐隐有皇位最有力竞争者的大殿下司徒泰.

司徒泰同样被自己兄弟这一纸诏书给弄懵了.征召自己进京?司徒朗莫不是在做梦?不过诏书最后似乎又给了各方一个保证,那就是诸位亲王可以以自己认为安全的方式进京.能保证安全的唯一方式那就是武力,没有忠心于自己的武装力量,说什么都是白搭,这一点司徒泰相信同样接到征召诏书的司徒彪和李无锋等人一样认同这个道理.

“冷老,你说老九这份诏书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让我们以自己认为安全的方式进京,那我带上一个军团进京行不行?难道老九也会让禁卫军打开城门欢迎我们进京?那还不如直接把皇位让出来得了.”司徒泰像一头焦躁不安的狼,在房间里来回窜走,这种形势超出自己掌握的情形让他感到心绪不宁,眼见得与老九的谈判条件双方都趋于一致,但突然间老九的人中断了谈判,而老九却来上这样一招,莫不是老六那边有什么变故才让老九突然改变主意?

司徒泰早就知道老六一直在替老九打气壮胆,不过老九也不蠢,他也应该清楚老六肚子里打的什么主意,老六现在疯狂的扩军备战,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准备和自己搏上一搏,不过他的第六军团虽然不弱,但顶多也就是与自己的第二军团能够抗衡,其他新成立的部队根本不值一提,何况老六也需要防范南面的马其汗人,就像自己也需要防范卡曼人和普尔人一般.但若是老九与老六联手,而禁卫军团也加入他们这个联盟,那自己的形势就不容乐观了,尤素夫那个老狐狸,自己花了无数心思都还是无法掌握他,看来是不能指望,这样一来,自己要想凭实力压过对方就有些困难了,想到这儿,司徒泰更是觉得心烦意乱.

“殿下,不必过分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最终还是需要实力来决定成败,这些伎俩不过是些噱头,既然九殿下让咱们自由选择,那咱们也不说带一个军团,但带上两三个师团人马进京不算过分吧?若是殿下觉得不稳当,不妨把三殿下也拉进咱们阵营,九殿下可是从来没有把三殿下打上眼,而六殿下和三殿下更是死仇,他们永远走不到一起,至于李无锋么,老朽判断这一次五王进京,李无锋这个外姓藩王大概是抱定坐山观虎斗的心思,不过这样也好,只要李无锋不掺和进来,咱们就算是把中州搅个天翻地覆也不怕.”冷谦朗笑一声,替自己主子打气.

“但如果李无锋站在老九和老六一边呢?”司徒泰还是心存疑虑,李无锋军队的实力他十分清楚,并不亚于自己,一旦三方联手,只怕自己就算有老三支持,也一样没有胜算,尤其是在帝都城中还有一个飘忽不定的禁卫军团,根据各方面情报证实,禁卫军团军团长马远往似乎并未被司老九完全掌握住,尤其是近期马远往更是深居简出,对禁卫军的控制力大幅度削弱,让禁卫军这支帝都城内最强大的武装力量更呈现出一副群龙无首的态势.这就更增加了帝都城内局势的不稳定性,不将这些因素考虑进去,很有可能酿成难以弥补的大祸.

“殿下以为九殿下和六殿下会相信李无锋么?”冷谦笑着反问一句,”以老朽看法,只怕九殿下和六殿下对李无锋的猜忌只怕比对我们更深,不是老朽侮辱九殿下和六殿下,借他二位两个胆,他们也不敢与李无锋联手,引狼入室开门揖盗这种事例太多,弄不好喧宾夺主,这帝都城就要改姓呢.”

黑龙江省第三医院秦皇岛分院预约挂号
寿光市经济开发区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河南妇科医院有哪些
新疆看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