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刘孜畅谈设计之路否认不务正业

2019-10-09 22:44: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刘孜畅谈设计之路 否认不务正业

  刘孜优雅微笑

  刘孜均衡之道

  近日,刘孜为杂志拍摄时尚大片,并接受采访,畅谈自己的设计之路。

  以下为杂志原文:

  刘孜说她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会很早走入婚姻的人,但在23岁那年,她并未如预想的结婚,而是经历了失恋,失去了这一安全感的庇佑,她开始疯狂拍戏,同时尝试做主持人,但当原始积累阶段过去,她发现曾被隐藏的愿望做设计,又如春苗勃发般生长。从代理了一个意大利家居设计品牌开始,她突然发现心态和做演员不太一样了,变得越来越具体了。

  表演可能更重精神性,觉得艺术最极致的呈现就是讲人性,但刘孜渐渐发现讲主义、讲风格,可能十分钟就讲完了,再往下人家就听不下去了,要把那些空的东西换成每天真实存在的生活,用一个个小物件来感受你对生活的态度,这个过程比那些主义要动人得多 。

  她审慎地选择那些日常使用的物件,并愿意为之等候。跟大多数人一样,我也曾经觉得置办一个家要把需要的东西赶紧买回来,因为等着锅开火、等着沙发要坐,可是这些东西跟衣服不同,衣服你穿过一季可以换掉,它们是要长久地陪伴你、和你产生感情的,所以现在我会特别用心地选择家里的物件,七八年前我可能喜欢上某个牌子,就把一个厨房的锅碗瓢勺都从那家店买回来,可是用着用着就发现它可能少了一些东西,又变成少了太多的东西,我就受不了了,变成要用心地去选择每一个东西不要配套,要的是每一件都合我我心意的好。如果没有合适的沙发,我宁愿拿几个垫子先坐着也不愿意凑合。

  在通过选择器物来传达自己的想法之外,刘孜还自己动手做设计,但将想法从无到有的过程曾让她大感泄气,她设计了一款茶杯,找南方某地的工厂代工,沟通过程并不愉快,人家觉得你没多少量还特别苛刻,这个边那个边,这个水平那个尺度,要求特别多。后来我反思,因为我就是想要这个结果,但根本没有沉下心去感知它,我不知道釉面的区别,不知道工艺的流程,只能用有限的语言去描述我想要的,信息不对等,对方不理解也是正常的。

  她的解决办法是更深入地了解下去过几天她会去景德镇,在那里待上一段时间,拜访当地的艺术家圈子,并带着自己设计的一套餐具找瓷窑来合作,成为一个有想法又知道如何实现的人。

  在设计上刘孜投入了许多时间,也听过不少她不务正业的说法,你喜欢一个人,不是因为他能说出来多少关于其专业的理论上的东西,而是因为他身上的故事,他有趣,他打动你。愈是了解人我愈觉得,做自己就好了。这句话再平常不过,但需要坚持,刘孜笑着说,穿着礼服出席活动的时候是我,提着篮子买菜的时候也是我,各种生活我都可以去享受,也在慢慢地适应生活的变化。她提及前不久去法国参加设计周,见了各种各样新鲜有趣的东西,但回到家又开始逛超市、过日子,觉得那些是生活的点缀,可是美的点缀是不可或缺的,刘孜想要的生活,就是实感与美感兼具,交替着往前走。

  我们在优胜美地瑜伽馆采访刘孜,这里的一石一木皆出自她的设计。

  当时先生想做一个生活方式汇集的场馆,瑜伽馆是核心,可是男人的视角太冷静,我思考的起点则是做这件事,到底要表达什么。

  她认为瑜伽是传达天地之间与自我的关系,因为使用了许多自然元素。整个场馆入口处是一段悬吊起来的枯木,灵感来自日本京都的枯山水,园林在日本发展成枯山水,它成为人对自我的一种提示,要踏实,不去苟且,我觉得这跟瑜伽的精神是可以吻合的。瑜伽馆进门供人在换鞋时候坐的是三截原木,放在路边没人会多看它一眼,可在这里实现了功能,也实现了美观。洗浴间的托盘是一段原木剖开,切面做成小小的弧形,实现托盘的价值也呼应了自然的气质。至于那个常引得人驻足拍照的橱窗,材料是她在淘宝上买来的很便宜的白布,用大米做浆,把白布浆过之后再剪成不同图案钉在一起,几百块做了个橱窗。她笑道。这些都跟刘孜当时的状态有关,她想要简约,没有繁复的装饰,唯留最接近内在的东西。后来她爱上了Vintage,丰富的色彩与层次令她着迷。那些不同的风格,构成了变化着的刘孜。

  刘孜在设计这条路上不断进阶,还策划了多次展览,我没有觉得自己做得有多好,但它们是不同阶段的刘孜的记忆和符号,从出生到变成骨灰是恒定的过程,变化的是你看到的世界和你的意识,通过设计我呈现了自己在每个阶段的感知,这是最大的收获。

  刘孜仍然拍戏,虽然产量没有以前那么高。

  以前拍戏是我的生计,是生活的全部。演员有种奇怪的特质:拍戏才能带来安全感,一离开片场就没着没落的,尤其我的朋友都是拍戏的,一打问你干嘛呢?我拍戏呢。就觉得我怎么能歇着呢?我就什么戏都拍,也没有判断,有人说这种戏你就别接了,我心想,这不都是工作吗?

  直到被榨干的感觉萦绕上来,她去电影学院读了研究生,得有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告诉大家为什么我慢下来了,也要好好思考一下到底要走什么路。终于,她决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设计上,这是她由衷热爱之事。

  如今她会更谨慎地选择角色,遇到特别好的团队,我就去,那怕是个小角色,不挣钱,也要去演。她要品质好,并不贪多。没有了生计困扰,拍戏对刘孜而言也更像是兴趣就是纯粹的喜欢,无关功利。

  刘孜更享受生活的均衡,怎么可能老天爷对我这么眷顾,什么都给我呢?又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又要照顾好家庭和孩子,还要事业在顶峰不可能。

  重要的是找到方法,别一拍脑袋就说这事儿不能干,咱们要想想它是不是应该干,如果应该,我一定能找到一个方法。其实我们在社会中历练,最终历练的是找到方法的能力。

  就像许多女性恐惧进入婚姻后失去自我,刘孜觉得,谁也没有办法为了别人改变自己,经营婚姻的办法就是沟通,你得让他知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什么事情他不觉得有问题,但可能就是碰到了你的底线。慢慢他会用对待你的方式而非对其他人的方式来对你。

  她和先生也争吵过,完了不好意思开口,就互相写信,后来发现夫妻之间那儿有什么下来下不来的,说呗,聊开了就过去了。平时还要给予一些暗示,让你看到我对这个家负,同时这个也是属于你的,并非我多做了你就可以少做,而是我多做了是让你知道你也得做。前提是男人有足够的感,两个人都有感,一定会找到合理的相处方式,既能照顾到家庭又能照顾到各自的兴趣。

  刘孜已经找到了这个方法,是以无论她去拍戏还是外出参加设计周,先生都十分支持,我是一个很逆反的人,如果他不让我去我反而一定要去,但他总是给予建议,还说自己就是一个踏踏实实每天到点上班到点下班的人,我就是去实现他也喜欢但不能去实现的另一半。这可能是最好的安排:她的兴趣,成全了她与他的均衡。

情感日志
贵阳女性网
环保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