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风魔 第五百九十八章:诛杀莫怀古与西域一统(十四)

2020-01-14 13:20: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魔 第五百九十八章:诛杀莫怀古与西域一统(十四)

对于移花宫的丹堂,萧寒兴趣还是非常大的,怎么说白家也是蚩尤一脉传承下来的,按照辈分来讲,白家老祖宗也是自己的徒孙,当然了,人家认不认自己这个老祖宗还不好说呢!

留下部分对参观丹堂没有兴趣的子弟照顾受伤和中毒未愈的弟兄,剩下的人大部分都对这个陌生的地方十分好奇,能够有机会参观神秘的丹堂,那自然都是十分的兴奋,要是能够获得一两颗保命的丹药就好了!

要知道,在外面七品以上的丹药基本上有价无市,偶尔出现一两颗,基本上都在高级的拍卖会上,并且很快的就被大势力买走,成交的价格使得很多人望而却步。

不管在地球还是苍茫大陆,财富和权势都是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中,即便是神圣同盟会的精英子弟,他们的财富跟大势力比起来,那也不过是九牛之一毛!

有的人全部身家也未必抵得上一颗丹药!

岛上的道路十分宽阔,四匹马可并列通行而过,基本上看不到任何行人,大部分人都在修炼,出来活动的基本都是有事要办,来去匆匆,看不到任何停留。

这里什么都好,唯独缺少一种叫生气的东西!

丹堂可算的上是岛上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占地很大,半地下建筑,当初选址的时候就精心的考量过。

一排排丹房,蔚为壮观。

萧寒注意数了一下,这样的丹方居然有一百零八间,暗合七十二地煞、三十六天罡之数,另外还有七座单独的丹房,建造的风格不一,但其连起来的形状,居然跟北斗七星十分吻合!

看到这里,萧寒心里是翻起了滔天巨浪,这里的所有门牌标志全部都是小篆,虽然他认识的字不多。但是那些是确确实实的小篆体!

“爷,你看那些牌子干什么?”修紫衣看萧寒一路上总是看门牌上的那些字体符号,她有些奇怪,不禁忍不住问道。

“啊。没什么,我觉得那些好像是字?”萧寒有些忐忑的说道。

“那就是字呀,爷,您不认识吗?”修紫衣红唇微张,略显惊讶的眼神望着他说道。

“这是字。怎么跟现在的……”萧寒惊的差点将自己舌头咬掉。

“这是很古老的字体,不过现在不用而已!”修紫衣一副理所当然的眼神道。

“古老的字体,有多古老?”萧寒心中一定,大陆存续十几万年,比地球人类的历史更加久远,他是空降过来不过三年多,能知道多少呢?

“大概是一万多年前,这种字体出现的很突然,据传是一位大才子所创,但是这种字体美则美矣。但甚难掌握,因此流行一段时间后,便自行消失了。”修紫衣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这些字你认识吗?”萧寒问道。

“认得一点点。”

“嗯,你给我读一读,看上面都写些什么?”萧寒悄悄的给修紫衣传音道。

随着修紫衣一个接一个的声音在萧寒意识海里响起,他基本上可以确定那位姓宫的老祖定然跟地球有一定联系!

这里的一百零八间丹房真是用三十六天罡、七十六地煞的名字命名的,而且那七座最大的丹房更是用天罡北斗的名字命名的。

这个姓宫的人究竟会是谁呢?

任他怎么想也想不个所以然来,会不会跟自己一样,不过是已给通晓“小篆”的籍籍无名之士呢?

历史之中。藏龙卧虎之人多不胜数,不留名的何止千万?

自己来的,别人怎么就来不得?

引导萧寒一行参观的是白家一年轻男子弟,白新宇。不到一千岁,小神界巅峰,家族中最年轻的七品丹师,在丹堂拥有一间属于他自己的丹房!

白新宇还是族长白青霞的侄子,少年得志,天赋异禀。被誉为是白家新一代的领军人物!

尤为重要的是,白新宇还没有婚配,钻石王老五!

白青霞将他安排给萧寒一行做向导,一来是看在白眉的面子上,好歹白眉是白家人,而且白眉曾经属于这个势力中的一员,还有一点,那就是萧寒一行人当中是女性最多的,而且一个个都是绝色佳人,白青霞的目的不言而喻了!

白新宇对姑姑的想法自然是非常清楚,他也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如此安排,自然是正和他的心意!

一路上,白新宇的目光几乎都在两个女人身上游来游去,她们一个是白铭儿,一个是白牡丹。

白新宇有些犹豫不决,到底选择哪一个,白铭儿冷艳,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让白新宇觉得她虽然好,但有点不太适合自己,而白牡丹,一副温柔端庄的模样,但是对自己似乎不假辞色。

其她的虽然也不错,但是白新宇觉得只有这两个女人才配的上她,到底选谁好呢?

对于有吃软饭嫌疑的萧寒,白新宇每一次都露出一丝厌恶,甚至打心眼里觉得蔚、修两家决定不接受这两个女人回归家族是一项多么正确的决定。

“你就是萧寒?”眼瞅着白牡丹形影不离萧寒身后半步,目光几乎从来没有他身上离开过,白新宇再也忍不住怒火爆发了,自己如此优秀,白牡丹居然对他视而不见,却将所有的怒光都投在这个长得像乡巴佬的男人身上?

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像白牡丹这样钟林毓秀的女子应该配他这样英俊潇洒,年少多才多金的男人才是!

萧寒一边参观丹房,一边思考这个神圣同盟会五祖的来历,再就是不停的跟修紫衣神识交谈,冷不丁的,这突然有个人冲到自己面前,还真是吓了他一跳。

不过一看是他们这一路上的导游白新宇,又不明白他一脸的愤慨是做什么,当下平静的回答道:“正是萧某,白少族长有事吗?”

白新宇愣住了,他是一时冲动而来,根本没想过接下来他想要问什么?

“白少族长有事尽管说?”萧寒也被白新宇的举动搞得一阵迷糊,这个年轻的白家子弟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毛病吧?

“请你离开你身后的这位姑娘!”白新宇一张俊脸憋得通红。终于让他从心底喊出一句话来!

萧寒一个侧身,看到了亦步亦趋紧随在他身后,一脸错愕不明所以的白牡丹!

迅即二人目光一个交汇,明白了。白新宇看上白牡丹了,唰的一下子,白牡丹一张粉脸羞的通红,同时又在心里产生了一丝怒意!

这人也太没礼貌了,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白少族长。请你自重!”白牡丹鲜明的表明态度道。

白新宇唰的一下子脸色发白,不过他毕竟是名门之后,遇事有几分镇定。

“牡丹姑娘,新宇对你一见倾心,姑娘要是不嫌弃的话,新宇马上禀族长,亲自前来提亲。”白新宇把心一横,直截了当的说道。

白牡丹也是一愣,这样直接示爱的情形她还是头一次遇到,不免有些慌张。但看了萧寒一眼,很快的就镇定下来了:“白少族长,牡丹已经有心上人了,所以你的好意心领了。”

他们这支参观小队都围了上来,没想到这参观参观,还能参观出事情来!

好在都是自己人,大家都看着白新宇会有怎样的反应。

“你的心上人就是他吗?”白新宇脸色再白了一下,顺手一指指向面无表情的萧寒。

其实萧寒心里很恼火,这小子居然把主意打到自己的女人身上,简直就是胆大包天。要不是看在这小子只是单纯的爱慕,没有起什么坏心眼,他早就出手教训他了。

他还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眼光很毒辣。居然一眼就猜到了自己跟白牡丹的关系,也不知道是他蒙的,还是真的是他观察出来的。

萧寒当然不会不敢承认,但是白牡丹愿不愿意公开他们的关系,所以萧寒眼神不由自主的偷偷的瞄向白牡丹。

眼神一个交汇,白牡丹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轻轻的冲萧寒眨了一下眼睛。

“是!”两人异口同声道。

这一下,可炸了窝了,已经知道,或者猜到有几分的人自然不会太惊奇,但是那些不清楚、不知道的可就惊的张大嘴巴,眼珠子瞪的老大,一脸不可置信。

白牡丹是蔚姿婷的心腹,可以说是主仆关系,这主仆一起收了,这萧寒还真是彪悍呀,而从他跟修紫衣的亲密关系看,两人肯定也有一腿了!

神圣同盟会南方一脉三个最有权势的女人都被他一窝端了?

苍天啦,难道就不能给别人留点念想吗?

这吃肉的,连口汤都不剩下,太不地道了吧?

咦,不对,不对,不是还有好几个吗,那白牡丹手下的四大剑侍也不错,虽然差一点,但也算是绝色佳丽了。

白新宇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嘴唇的血色仿佛一下子褪尽,他本以为以自己的条件,就算不能一下子达成愿望,也有很大的机会不是,但是没想到的是,现实的残酷一下子击碎了他美好的梦想。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牡丹小姐,你这是在骗我,对不对?”白新宇的眼眸里骤然亮起一丝疯狂道。

“你要怎样,才能相信?”白牡丹一脸冷肃,白新宇修为高,出身高贵,而且看上去英俊潇洒,是无数少女怀春的对象,但是在白牡丹眼里,白新宇就是一个未出茅庐的小子,温室的花朵,经不起风浪,这样的男人她是不会喜欢的。

就算没有萧寒,她也不会对这种男人动心的,她对英俊的男人一向都是不感冒的。

“一个连中神阶都没有达到的人,他不配做你的男人!”

“男人也不定非要跟女人一般强大,大不了,我保护他好了。”白牡丹彪悍的说道。

“还没听到牡丹会有这样的豪言壮语!”修紫衣抬头瞄了萧寒一眼,眸子里满是赞赏的笑意。

“那是,也不看咱家牡丹是谁!”萧寒得意的回了一个眼神道。

“看把你美的!”修紫衣翻了一下白眼,微微的扭过头去。

白新宇被刺激的嘴唇发抖,周围的目光更大多是有些不善,在他看来,他这是自取其辱。

“萧寒,我要跟你决斗!”白新宇身上一股暴戾之气爆发出来。强大的修为在这一刻显现出来,一股骇人的气浪散发开来,将围观的众人推了出去。

修为不弱,已经达到中神阶顶峰。努力一下,突破在望!

一个方圆近百平米的空间被清理出来,场中一个四个人,萧寒、修紫衣、白牡丹还有白新宇!

白新宇爆发的这股气势顿时将其余几处参观的人群吸引过来了,尤其是陪同傲龙一行三位长老加东部一脉的白家家主白青霞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新宇,你干什么?”看到白新宇一脸愤怒仇恨的目光盯着萧寒,旁边还有两个天姿国色的女人,一个是修紫衣,另一个她不认识,但可以肯定,她们是一道的。

萧寒一脸的逼视,这种人求爱不成,便武力横夺,无非是内心的骄傲被人践踏了。其实这种人根本不懂爱,也不配谈爱!

别说决斗了,就是交手,他都没有兴趣,跟这样的人交手,连自己都感到低级了,到好像是他跟人争夺女人似的!

如果争夺一个女人最后要动刀动枪的话,那他宁愿放弃,因为这个女人不值得这么做,如果这个女人心有所系的话。那就不是争夺,而是保护!

保护自己的女人不受伤害,他的信条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真的有这样的人出现,他会在第一时间杀了对方,不管对错,这本来就没任何道理可讲!

在萧寒眼里,白新宇不过是一个一时冲动,根本不知道情爱为何物的毛头小子而已。这样的人太多了,只不过他比很多人无知无畏一些,勇气可嘉!

“姑姑,我要跟他决斗!”白新宇一指萧寒,满含杀气的说道。

“决斗,新宇,萧寒先生是我们的客人,你怎么能……”白青霞面色一沉。

这时候白眉悄悄的走了过去,低声在白青霞耳边说了几句。

白青霞脸色陡然一变,走上前去,将白新宇一拉:“别胡闹了,跟姑姑回去!”

“姑姑,我不回去,我要证明我比他更适合白牡丹小姐!”白新宇执拗的道。

“放肆,白牡丹小姐喜欢谁那是她自己的事情,有你这样强逼的吗?”白青霞怒道。

“姑姑,我对白牡丹小姐一见倾心,这辈子非她不娶,姑姑,你就成全我吧!”白新宇哀求道。

场面一下子混乱了起来,白青霞是想着白家子弟能够多一些机会,为家族引入新的血液,但是没想到她最看重的侄子,居然当众上演了这样一幕。

就算你喜欢人家白牡丹,那在事后跟姑姑说一下,姑姑帮你想办法就是了,这样大庭广众的说出来,那就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了!

要么白牡丹成为白家的媳妇,要么白家就会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柄。

白青霞是气打不一处来,他还希望这个侄子多历练历练,将来好讲白家交到他的手上发扬光大,谁知道他既然为了一个女子将白家一下子拖到风口浪尖之上!

另外四家可都在看着呢,她要是不能够妥善的解决这件事,白家的声望必然再降,那就要成为五家垫底了。

“你就是白牡丹?”白青霞心中定了定,走到白牡丹面前,凝声问道。

“白族长,我就是白牡丹。”白牡丹微微一颔首,欠身道,无论从修为到年纪,白青霞都远远的在她之上。

“我这侄子自幼被我惯坏了,但是他本性并不坏,请你别把他当成坏人看待。”白青霞道。

“牡丹不敢。”

“白牡丹,我这侄子是白家的继承人,将来的白家的族长,他既然喜欢你,我这做姑姑的想成全与他,你就准备做我白家的媳妇吧!”白青霞平静的说道。

“什么?”白牡丹吃惊的望着白青霞,本以为这白家的族长是个讲道理的人,没想到她更加不讲道理,而且更加霸道。

“怎么,你不愿意?”白青霞冷冷的盯着白牡丹,一股强大的气势如同巍峨的高山一般压了过去。

白牡丹面色一白,承受不住这种压力,一连退后好几步,抚摸着胸口,一脸惊骇的望着白青霞!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傻傻的看着这一幕,本以为,白青霞出现,会制止这一幕闹剧的,谁知道她更生猛,一上来就逼婚。

白眉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他本指望白青霞会站在他这一边的,谁知道,她居然一上场就翻脸不认人了。

白新宇跟他这个远方的族叔比起来,他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眼看自己的女人吃亏,萧寒当然不让的闪身横在了中间,一缕危险的光芒从眼底闪过。

“白族长,你太过分了!”萧寒一抬手,将白青霞给予白牡丹的压力全部挡了下来。

“一个连主神境都不到的小子,竟敢挡我?”白青霞怒道,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萧寒,如果不是他,白新宇怎么会拒绝呢?

白眉暗暗叫苦,萧寒吩咐过他,暂时将他的身份对白家保密,白青霞这么做,那可是欺师灭祖,这是要出大乱子的。

“你威逼我的女人嫁给你的侄子,我难道就该乖乖的将人奉上不成?”萧寒冷冷的说道,虽然白青霞修为境界比他高出两个境界,但是他还不至于怕她!

主神境又如何,他又不是没打过!(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宁波市康宁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到哪里医好
海南治疗牛皮癣的办法
滨州牛皮癣专科医院怎么样
银川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