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一姐潘晓婷穿越2012我的优势是跟自己谈判

2019-04-05 08:48: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字典中关于“婷”字的解释全部是好词儿,形容人或花木美好,形容女子体态轻盈柔美,还有优美、雅致等等。我看到的潘晓婷可以说是把这些词儿都形象化了

黑色西装、白色裙摆底衫、蓝色牛仔裤、脚上一双黑色松糕鞋,简洁舒适的穿着雅致得体,面前的潘晓婷优雅而干练,但不经意间也能从她眼底眉梢看到少女特有的俏皮与率真。

拍完工作照,潘晓婷坐在我旁边一边吃东西一边接受采访。一大早就赶到电视台录节目,近十个小时过去了,此时她是早餐和午饭一起解决。

当她拿起筷子的瞬间,我瞥见她手背上有颗浅浅的小痣,听人说手背上长痣的人有福,谁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我想,至少潘晓婷的手能给她带来运气和福气,由于她把幸福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掌握在每一次挥杆中。

那个时候……

潘晓婷是幸运的,她选择了一条自己喜欢的道路,而她的成长也伴随着中国台球的起步与发展。

“我打球到现在,知道台球在人们心中是什么位置。”潘晓婷说,她父亲当年为带她打台球遭到了质疑。我们今天看到的潘晓婷娇艳夺目,但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苦涩,只有她自己知道。

在练球之初,潘晓婷对严格得近乎刻薄的父亲有过一丝怨恨,在每天的日记中,她流着眼泪写下了自己的不平与苦恼,现在回头再看那些日记,她对父亲只有钦佩和感激。

潘晓婷的父母都是山东济宁拖拉机厂的工人。父亲潘健在厂里做过车工、木工,还是厂招待所的负责人,“我爸30岁时才有我,他找对象比较晚。”说到父亲,女儿笑得甜甜的。

潘健是个意识超前的父亲,他喜欢运动,尤其是台球,人送外号“潘一杆”。潘健的台球之路完全是自学成才。潘晓婷小时候,家里经常能看到巧克(用来打磨球杆皮头),和一颗颗色彩各异的断码球。父亲一回家,抽空就看台球教学录相,乃至走路时也摆动着手臂做出握杆姿式,边走边揣摩击球轨迹。为了打球,潘健1995年前后放弃了厂里的工作,办了停薪留职。以后,他便带女儿走上了台球之路,并成为女儿的第一任教练。

选择台球……

潘晓婷是个安静的女孩儿,她的专注与耐性在她3岁时大人们就看出来了。那时,潘晓婷开始学画,父母要去上班,她不愿去幼儿园,因而就被锁在家里。父母每次上班前看她趴在桌边画画,下班回来,她还坐在原地画,“小时候睡觉会把被子叠成一个筒子,我怎样钻进去的,第二天早晨起来还是那个样子,原封不动,被子都不用叠。”

画画是潘晓婷最喜欢的事,她父母都很奇怪,那末小的小孩,也没看过多少电视,就喜欢画古装美女、头钗、发型、衣服,而且画得有模有样。她不是照着小人书画,而是把家里摆的那些萝卜雕刻的古代人物当模特,再加上点儿自己的想象,画得栩栩如生。15岁时,潘晓婷画画已经不错了,她曾报考美院,可惜落榜了。这让潘晓婷产生了挫折感,也因此改变了她的人生,1心想当画家的她从此放下画笔,拿起了球杆。

一开始学打台球,潘健找来艾莉森·费雪比赛的录像带让女儿看,这位英国花式台球职业选手在台球界久负盛名,1996年拿到了花式撞球世锦赛冠军,那是潘晓婷学打球的前一年。

当时能找到艾莉森·费雪的录像带很难,那盘带子潘晓婷不知看了多少遍。那时,潘健对女儿说,在国外打台球是非常绅士的运动,艾莉森·费雪身上散发出女王的风范,这是你要学习的。她是你的偶像,也是你的目标。

潘晓婷当时16岁,一直生活在济宁,而且在同一所学校读书(拖拉机厂子弟学校是小学初中9年一贯制),她只是在寒暑假时随父母旅游走出过济宁。当时很多人质疑潘健的做法,“老潘你有毛病吧?你女儿喜欢画画,放着好好的画不画了,你带她出来打甚么台球呀?”不要说同事,就连晓婷的母亲也不理解。“毕竟那时候,台球在中国还不受关注,大家谁也没有想到,仅仅过了10年,台球就可以有今天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潘晓婷说。

尽管遭到质疑,但潘晓婷一直坚持打球,除喜欢这项运动之外,她也有了自己关于台球的想法,“真的觉得台球是一项绅士运动,一定要让大家转变对它的看法。”

很快,练习台球仅仅半年,潘晓婷就拿到了一个全国冠军。她的出色表现给人留下了深入印象。那是在1998年,台球运动在国内发展迅猛,竞技水平水长船高。10年后国家台球队成立,曾一度被边缘化了的台球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又上学了……

潘晓婷练了半年台球就拿了全国冠军,这引发了记者的好奇。

潘晓婷告知记者,她什么运动都喜欢,跑步、跳高、跳远……她在班里女孩子中是首屈一指的。不过,她也有弱项,就是仰卧起坐,“除仰卧起坐,我甚么都是最强的。”

潘晓婷的记忆力很好,上学时,语文、政治的成绩都不错,数学也可以,“学校的老师都很负责,但我偏科,物理、化学有些学不进去。”因为从小喜欢画画,潘晓婷的美术成绩很好,办黑板报弄宣扬在学校里非常出名。

潘晓婷说,她从小就怕考试,“1考试,我妈就问我,考得怎么样啊?我说挺好的,心想,先混过几天再说吧。”如果偶尔考得不好,她的父亲也忙得顾不上说,但母亲却“不依不饶”,有时说了还不算完,还不能出去玩,得在家做作业,功课做完还要看书,“玩具也不给买了,玩也别想玩了,电视也不能看了。呵呵……”

2010年,潘晓婷圆了大学梦,她现在是上海交通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学经济管理。这是一门技术含量很高的学科,要学市场营销学、组织行为学、技术经济学等一大堆东西,这对潘晓婷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但是,谈起校园生活,她显得很轻松,“人现在长大了,对历史特别感兴趣,看‘穿越剧’看得特别想了解各朝代的事……”潘晓婷说,历史老师讲课时,她的眼睛就圆了,“放三杯咖啡在那儿搁着。”

潘晓婷说,有许多知名运动员在上海交大读书,“姚明,刘国梁,王励勤,还有很多很多……不过很少能碰到,大家时间都很难凑。”除姚明比较特别外,其他运动员都在一起上大课。潘晓婷说,参加完12月进行的鄂尔多斯国际公然赛后回上海,她基本就该上课了。

对潘晓婷的采访约在一个下午的3点。中午1点,她经纪公司的副总裁林祖辉打来电话问,上午一家电视台的拍摄延时了,采访改在下午4点是不是可以。

当记者下午4点到达采访地点时,房间里散发着一股“麻辣香锅”的浓郁味道,快餐盒中的米饭还冒着热气,潘晓婷和她的助手正准备用餐。她的助手说,潘晓婷从早上6点起床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在拍摄完一组图片后,潘晓婷坐下来边吃边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看她吃着有些凉了的饭菜,还要回答问题,记者真有点于心不忍。然而,潘晓婷却爽快并略带歉意地说:“我早上的那个活动如果不拖的话,也不会拖您的时间。今天下午5点多恰好有个国家队的会,5点半之前一定要到,还是边吃边聊吧。”就这样,在潘晓婷匆匆忙忙的一餐中,我结束了这次采访。

采访中记者得知,潘晓婷当天1早就去了北京电视台录制节目,之后又分别接受了一家杂志社和本报的专访。下午5点刚过,她便匆匆赶往国家队开会去了。如此匆匆忙忙安排紧密的行程,正所谓“怎一个‘忙’字了得”。由此可见人们对中国“9球天后”的关注热度,而这一“忙”1“热”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大家对台球项目的爱好和关注。今天在中国,台球已经不再是“马路边的台球”,它正以一个绅士运动的健康形象吸引着人们的目光,并以它强大的生命力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并投身其中。

记者:你之前也有边吃饭边接受采访的时候吗?

潘晓婷:有过一次。像您这样提问还没什么,我最怕的是电视台录节目,我在吃,他们拍,还要对着镜头,我是觉得这样比较痛苦。(潘晓婷的助手在一旁轻轻地说:“女生都爱漂亮。”)

记者:你今年打了多少场比赛?

潘晓婷:6场。年底这段时间,比赛特别密集,我放弃了在菲律宾和海宁的两个比赛,因为跟其他比赛有冲突。

记者:你对自己哪几场比赛的表现比较满意?

潘晓婷:不拿冠军我都不满意。

记者:所以这次夺冠之前,你给自己今年的表现打0分?

潘晓婷:对啊!拿鄂尔多斯9球国际公开赛冠军之前,记者采访我,我说给今年的表现打0分。

记者:你认为自己2011年的状态怎样?

潘晓婷:总体讲状态还可以。9月到沈阳参加世锦赛,那一个月我的训练比较系统,我的教练赵丰邦陪我练了半个多月球。我在沈阳输球也是单败的时候输的,四分之一决赛打到了决胜盘。整场比赛我的发挥比较稳定。在美国冠中冠的比赛输得也是挺冤的,也是决胜盘。我自己觉得,通常状态好的话都是以微弱的比分输。

记者:鄂尔多斯9球国际公开赛决赛时,我在现场,从0比2到2比4,那时真替你捏了把汗。

潘晓婷:一开始落后,我心态上也有一些变化,说实话,那时候心态挺不稳的。

记者:那你又是怎么找回手感的?

潘晓婷:我头几天一直挺好,状态其实就像……(略显迟疑)像心电图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了,什么时候又没有了。那时,我的状态有一点点下滑——我知道,那个状态不如前两天,我就尽可能控制,该防守时防守,该进攻时就进攻。防守的时候,一定要有防守的效果;进攻时,我一定不能让自己失误;当对手失误时,我一定要紧紧捉住机会。所以,那个时候在场下,我的心理活动还是很多的。我的教练赵丰邦也看出了我的变化,就写了一个小纸条扔给了我。

记者:上面写了甚么?

潘晓婷:“你要有自信,你是潘晓婷”。

记者:就是2比4落后的时候?

潘晓婷:不,我拿到小纸条的时候可能是3比4落后的时候。

记者:我看到你在0比2落后时要了一个暂停,回来后感觉就不太一样了。

潘晓婷:这就是一个战术,0比2落后的时候,如果我不叫暂停,很难肯定接下来会产生甚么,因为对方心理优势比我大,我的心理又处在劣势,如果没有及时中断,进行一些调剂,我觉得可能会继续低迷下去。所以什么时候叫暂停很重要。我觉得凯莉·费雪叫暂停叫得太晚了,她应该在4比4的时候就叫,不应当等到我6比6(追平)的时候再叫。

记者:场上的控制,除教练给你递纸条,其他的战术安排都是你根据临场情况进行的调剂吗?

潘晓婷:基本上是这样,因为很少会有教练在旁边,像我去日本、美国打比赛,都是自己一个人……

记者:你认为自己的优势是什么?

潘晓婷:我的优势就是自己跟自己“谈判”,亚运会的时候也是。

记者:你觉得9球这个项目和其他运动项目有些甚么不同?

潘晓婷:它给你太多的时间,让你心理有变化。不像乒乓球(微博)、羽毛球,来了就必须马上反应。它(9球)给你想的机会,你就必须要战胜自己。

记者:中国职业台球9球排名赛自2009年创办以来,今年开始对赛事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从技术上也进行了一些改变,你怎样看?

潘晓婷:我觉得比以前好。之前,由于用摆球纸摆球在原点上,这样的话,由于开球有优势,又不限制大力冲的话,开球好的选手不会占太多优势。就像我打的很多比赛,很多选手打小力冲,我们叫“小鸟冲”,冲完之后整个球局就很散,把这个技术的含量又下降了。大家就好像猜拳一样,看不到一个优势所在,水平高的完全体现不出来。很多排名低的选手反而能打出来。这样就会觉得比赛有失水准和公正。现在改制以后,虽然还是用摆球纸,但把这个摆球点的位置往前提了,这样就必须要大力冲球,大力冲球形成的变化很难说,可能会有一些防守,会有一些技术的应用。如果像之前那种小力冲,就完全看不出来,基本上看不出防守了。

记者:国外的比赛是不是都是这样的?

潘晓婷:都是大力冲。是因为他们没有用这个垫片。我们在美国的比赛都是用三角框去排。另外,我觉得把全国排名赛跟世界比赛的排名结合起来会比较好一点,把两个比赛合成了一个比赛,选手不必取舍,由于两个排名都有嘛。很多人对我之前(的排名)都感到奇怪,包括这次去鄂尔多斯的这个比赛,我回去习惯翻看比赛视频,想知道自己当时在场上作出的哪些决定是正确的,或是不理智的。当我翻出来看时,听到解说员说,“哎呀,潘晓婷现在的排名才十几位。”其实,他们不知道我有很多次比赛没去打,所以他们会惊讶,为什么她现在的排名那么低,是否是她现在的水准根本没办法跟人家比了。

记者:年底拿的这个冠军,对你意味着甚么?

潘晓婷:我能过一个好年了。因为今年的成绩不是特别理想。2010年,我觉得自己打得还是蛮好的,年底的时候还拿了3个冠军(潘晓婷在2010年收获了广州亚运会女子9球金牌、WPBA年终总决赛冠军和中国职业9球排名赛海宁站冠军)。从2011年年初到现在,我自己认为在发挥上都不是特别满意。然后又调剂状态,(提高)稳定性。虽然说在沈阳的世锦赛之前安排了一个月训练,但我觉得还是不够。虽然说我大赛经验还算丰富,但比我经验丰富的选手还有很多,像艾莉森·费雪,凯莉·费雪。她们的训练比我有保障,我有时候要做一些台球推广工作,时间比较紧张。

记者:许多台球迷都认为,一提到中国“9球”的发展就会想到你,他们对你的评价很高。你在你的“冰糖”粉丝心目中的地位无可替换。

潘晓婷:这一点我是觉得自己很荣幸,比别人早走出来,最主要是我父亲给我指的这条路,再加上父母对我的一些要求,才有了今天这个晓婷。

大家这样认可我是我的福分,我更要努力去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希望可以回报支持我的还有之前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我一路走来,指点过我的教练太多了,给过我比赛机会的领导也太多了。我觉得,一步一步走过来,真的挺不容易。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不知道要花多长的时间才能走过来。

◆本报记者 刘露非

哪些方法可以防治早泄
济宁治疗妇科最好的医院
牛皮癣的治疗药物解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