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叱咤风云 三七九 男人?就要高调!【抱歉更晚了,喝多了】

2020-01-14 18:07: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叱咤风云 三七九 男人?就要高调!【抱歉更晚了,喝多了】

「听说乾劲同学,昨天将英才五霸给打了。」木讷天策手中折扇连连敲击着手掌:「我听到这个消息真是开心!想来日子久了,会有很多人感谢乾劲同学的。不过乾劲同学,你要小心点啊。你那样做,也算是得罪了百战榜排名第四十的元喜彬。

乾劲一边点头答应,一边不知道第几次观察着木讷天策,英才五霸这事恃虽然算不上绝密,但在那种还算是没怎么有人路过的地方揍人,还能够被这小子知道了,真是让人不得不多考虑考虑。

「乾劲同学不需要对我有什么防范。」木讷天策手中折扇刷的一下完整打开轻轻摇摆:「我也没有什么特殊本领,就是喜欢收集点情报。如果你有什么不知道的,可以随时来找我咨询,价格当然也还是公道。」

情报贩子?包打听?乾劲没想到在吟游诗人口中,经常能听到的人物类型,竟然会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难道他跑来就是为了显摆每己消息灵通的?好像并不是这样吧?

「对了,乾劲同学。你昨天做了一件错事,非常危险。」木讷天策轻轻摇晃着折扇:“1那就是不该杀掉爱碧佳雇佣的战士。」乾劲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膀,那样的情况,有人想杀自己,而且出手就是要打碎膝盖的毒手,自己若是不动手,可能小命都会没有。这还能叫错?

「那人打败就行,何必杀死?」木讷天策从怀中摸出一块黑色的金属牌子:「这个送给乾劲同学,日后若是遇到生死问题,这块牌子可以保你三天生命。届时,不要忘记以最快的速度来找我。」

「记忆玄铁?」乾劲诧异的看着手中的金属,这玩意用来做装备并不合适,但它却有一个特性,就是可以将启动后周围所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并且的传导另外一块记忆玄铁上。

这种金属非常的特殊,并且至今无人可以合成出来,只能凭借运气开采,一块记忆玄铁只能用一次,用过之后就不再有任何效果。

【免死】两个苍劲有力的黑色金属大字,雕刻在记忆玄铁上面。

给人一种无边的威慑气魄,见到这两个字,让人有一种膜拜的冲动。

虽然不能做战斗装备来用。它的价值却无比的巨大,除了真正的大家族,这种金属根本无人可以见到。

「乾孙…」木讷天策看到前方的道路上,伊莎贝拉身穿着紫色的超短裙站在路中间,连忙向校长大人鞠躬行礼,扭头对乾劲说道:「校长大人,好像找乾劲同学还有事情,那么咱们待会班上见。」

「班上见。」乾劲把玩着手中的记忆玄铁,走到伊莎贝拉面前行学生礼:「校长大人,早上好。」

「行啊,你。」伊莎贝拉擂了乾劲肩膀一拳:「昨天把那五个笨蛋给打了,也算是进入英才榜了。」

乾劲苦笑的看着伊莎贝拉:「校长大人,就是为了这事?」

「那到不是,我是来告诉你别的事情。」伊莎贝拉拍了拍乾劲的肩膀:「昨天,你不该在校门口杀那个战士的。」乾劲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从校门口走到这里短短的十几分钟路程,已经是第二个人提起昨天不该杀那名战士,而且第二个说这话的人,竟然还是校长大人。

「那人,是木槿花战堡的。」

「我知道。」乾劲平静的回看着伊莎贝拉:「校长大人,如果同样的情况下,有人想打断你的双腿,让你一辈子都彻底废了。你会对那人怎样?」

伊莎贝拉两只眼睛瞪得跟杏核一样圆,面上布满了杀气:「老娘宰了他!」乾劲耸肩展开双臂,一副:你看,你也是这样的选择嘛,跟我没啥区别。

伊莎贝拉顿时明白了乾劲的意思,拍打着乾劲肩膀:「小子。问题木槿花战堡是韩丽洲的战士工会,而且你也知道韩丽洲是多么的护短。

他们明着来的,你或许有应对的办,但那个战堡里还收着一帮烂人,很会玩暗的。」「真是的…」乾劲苦笑,自己跟韩丽洲还真是有缘分,在奥克兰打死的雷豹血脉战士,听说是金泽天戮的徒弟。

如今在校门口打死一名战士,结果对方还是木槿花战堡的,看来真的要认真堤防一下,听说木桂花战士工会暗杀非常有一套。

「咦?」伊莎贝拉双手环抱胸前,好奇的看着乾劲身后快步走来的战士,看装扮显然不是征伐战争学院的战士学员,倒像是永流行省某个特殊大势力的成员。

乾劲顺着伊莎贝拉的视线看去愣了一下,这不是永流行省最大的黑帮头子,君无道手下同意的服装吗?

漆黑的战士服,胸口用银色的细线绣着两把雪亮的斧头,其中隐隐透着股子腾腾的杀戮气息。

「乾劲先生您好,小的叫做资小兵。」

乾劲看着容貌端庄,从脸上看不出什么黑道气息,反而透着一丝文弱气息的资小兵:「有事?」风雨更新

「大当家的,让我给您送给请柬。」资小兵从怀中摸出一封红色的请束毕恭毕敬的向乾劲弯腰下去:「还请您,今天晚上能赏光。一起吃个饭。」

君无道请客吃饭?乾劲看着手中的请束有些发懵,自己好像跟这位黑道枭雄并不熟悉吧?怎么突然会请客吃饭?

「哟,君无道真是好兴致啊……,伊莎贝拉双手环抱在胸口,用肘子轻轻撞着乾劲的手臂:「你面子真是够大的,这君无道可是一个真正骄傲的人。别人崇拜血脉战士,他把血脉战士当狗屎,能有今天这份势力,完全是凭借自己一点点努力得到的。」

不崇拜血脉战士?把血脉战士当狗屎?乾劲打开请束,上面的字很是简单,只写了赴会的时间,地点,其他什么都没有写。

短短的几个字,却扑面涌出一股黑道枭雄的滚滚霸气,显然不是一个只知道提着刀子四处砍人的莽夫。

伊莎贝拉伸手从乾劲手中抽出请束,手指弹得请柬啪啪作响:

「这手字,写的真不错。比我们学院很多老师写的都好,回去问问你们这个大当家的,有没有兴趣到我学院来开堂课,我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行了,你有事,有事,还是有事。

乾劲发现回到永流之后,走到哪里都能遇到一堆的事情,三个月甚至更久以前发生的事情,随着自己的回归,再次开始一个个都冒了出来,跟在古荒沙海的生活状态完全不同。

古荒沙海干燥,凶险,却又不得不说那里比永流简单很多,人心才是最复杂的。

在古荒沙海只需要留意天气,还有那未知,随时可能从黄沙中冲出来致命的魔兽外,那里例是有着几分净土的感觉。

永流,虽然没有随时冲出夺命的魔兽,事情却远比古荒沙海更加的繁杂,雷家,铁匠工会,还有爱碧佳的水晶魔塔工会,各种的事情总会在想象不到的时候,就出现了。

这次,校长大人这么早出现,打发走了君无道的黑道势力,竟然也说有事情?又会是什么事请?

乾劲疑惑的望着身前这近乎有九头身水准的美女校长,超短裙捆在她那白皙性感的大腿上,显得格外刺眼跟诱惑。

「小子,看哪呢?」伊莎贝拉作势要踢的样子,乾劲抬头尴尬一笑,自已不是什么好色的人,但美色就在眼前的时候,会本能的去看。

「校长大人。」乾劲收回放在伊莎贝拉腿上的视线:「您这身打扮,起高腿会那啥的。」

伊莎贝拉作势真的要踢高腿:「你以为我不敢?一脚踹晕你。看咱两谁吃亏。」

乾劲连忙假意做出防御的动作,这位校长大人现在看起来虽然是开玩笑,万一待会真的一时脑充血,吃亏的还真是自己,美女嘛!自已家里就有两个!何必为了看一眼,让人给踹,这不是犯贱吗?

「看你还算识相,饶了你这次。」伊莎贝拉收回那要抬起的长腿,摆出漂亮的S型身材:「找你,是因为学院今天晚上要举办一场舞会。」舞会?乾劲挑了挑眉毛,以前只听说过高等的战士学院,会定期不定期的,因为各种的原因举办一些舞会,这种情况在奥克兰魔与战士的初级学院,是不会出现。

「哦。」乾劲点了点头,在乾家看书不少,学到的东西也不少,跳舞这种事情自己只会草裙舞,还是小时候跟海青儿,晚上一起在篝火旁边跳的。

学院这种正式的舞会场合…乾劲摇了摇头,真是一个不适合自己的地方,自己根本就不会那些什么舞步,去了只能给人当背景,校长专程跑来就为了说这个……「恩?你就只是恩一下?」伊莎贝拉像看见亡灵一样的看着乾劲:

「恩一下就完了?」乾劲疑惑的望着伊莎贝拉,不然还要怎样?

「你知道为什么会举办这种舞会吗?」伊莎贝拉摇头叹息的看着乾劲:「看来,你真的不知道。」朕我是一个很有克制力的人,第二次喝醉了,很醉,我自己都不知道醉倒什么地步,我只知道自己更新晚了,白天我会补上,格外海涵海涵

阿鲁科尔沁旗医院怎么样
乐山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最专业治疗癫痫医院
岳阳妇科医院排行榜
泰安白癜风好治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