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偷香高手第二百八十八章神秘的第三件礼物

2019-11-21 22:33: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偷香高手 第二百八十八章 神秘的第三件礼物

李侍尧身为弘历手下高层将领,自然清楚弘历打算。弘历见康熙势力越来越巩固,皇位越坐越稳,知道再不行动,恐怕只能一辈子当个太平王爷了。

之前的计划是联合吴三桂,和他结成儿女亲家,然后两路大军合为一处,由山海关一路攻向燕京,只要攻破燕京,朝廷控制的其他广大地方自然传檄而定。

只可惜上次福康安出使山海关期间,导致韦小宝和建宁公主神秘死亡,虽然弘历和吴三桂都猜测里面有康熙的阴谋,但嫌隙已生,关系彻底降入冰点。

近古主动停战和谈,又在福晋的怂恿下,弘历决定彻底收服神龙岛,联合福晋麾下山东金蛇营,彻底获得渤海制海权,然后由水路从天津塘沽登陆,直攻燕京。

弘历手下有见识的人不少,纷纷指出停战只不过是古坐山观虎斗之计,若是贸然与康熙开战,只会被古坐收渔翁之利。

但弘历心意已决,他自信自己经营的北方防线能挡住古一段时间,然后由山东金蛇营吸引康熙注意力,待康熙派兵平叛,京城空虚之时,自己再由海路直捣黄龙,速战速决,不过这些心思他却不想仔细跟手下解释。

这一切计划都需要以控制神龙岛水军为前提,所以弘历明面上打着为了福康安报仇的旗号,希望借此瞒过康熙。

见李侍尧脸色阴晴不定,宋青笑着说道:“李大人在宝亲王手下当差,沅芷父亲在康熙手下当差,按理说后不管谁胜谁负,都能保证李家荣耀,可是万一后古才是唯一的赢家呢?”

宋青的话刚好击中李侍尧心坎,这也一直是李侍尧的顾虑,因此他也是弘历阵营中坚定的反战派。

“康熙一直关注着宝亲王的动向,所以才派我来见机行事。神龙岛是维持双方平衡的一颗重要棋子,若是神龙岛被宝亲王占领,康熙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大战必定一触即发。”宋青补充道。

“可是大军已出,总不能功而返。”李侍尧沉声说道。

“宝亲王不是宣称为了福康安报仇,索要凶手么。那我将神龙岛任教主苏荃送到盛京,他不就有台阶下了吗?”宋青说道。

李侍尧寻思,这样倒不失为一个两其美的办法,而且王爷控制了神龙岛教主,也相当于间接控制了神龙教,也不至于怪罪我什么……

“好,只要宋贤侄交出苏荃,其他两路大军的工作由我来做,暂时按兵不动。等到你们到盛京见过宝亲王后,再由王爷定夺是战是和。”

“多谢李大人。”宋青大喜道。

第二日,李侍尧、兆慧、海兰察聚在一起,商议过后决定从水军里拨出三条战船,再从各自亲兵队里选出武功高强之士,名为护送,实为监视,陪着宋青、苏荃一起开往盛京方向。

“夫人,马上就要羊入虎口了,心里怕不怕?”由口看出去,甲板上密密麻麻站着士兵,宋青笑着问苏荃。

“反正人家已经把性命交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苏荃其实心中还是对这趟旅途充满恐惧的,那种完不能掌控自己命运,只能任凭他人处置的力感非常不好。如果不是出于对宋青的信任,她绝对不会如此冒险。

“就不怕我骗你,转身将你卖了?”两个人挨得很近,宋青都能闻到苏荃身上如兰似麝的味道。

“你舍得么?”苏荃眼波盈盈,尽是笑意。

“还真有些舍不得,”宋青拉起苏荃一束发丝嗅了嗅,“不过一个女人再美丽,也比不上男人的前程啊。”

苏荃怔怔地看着他,仿佛在分辨其中真假,不过很眼睛弯成一副月牙儿:“要是能帮你换得一个大好前程,人家也心甘情愿。”

看着眼前这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宋青一怔,颇有些后悔,觉得自己似乎在玩火**,万一真对她动情了,实在太过危险。

“盛京一行,实在是凶吉难料……”宋青叹了一口气,“如今天下群雄并起,逐鹿中原,神龙教将来注定只能成为一方势力的附庸。没有男人能拒绝夫人的魅力,想到夫人他日注定要被某方雄主收入房中,我就觉得有些不甘心啊。”

苏荃却没想那么远,她担心的是盛京一行自己命运如何,宋青虽然武功高强,但在弘历的大本营,想护住自己,恐怕也力有未逮。不过听到宋青的话,才愕然发现这个男人似乎有着不同一般武林人士的野心。

苏荃眼睛一亮,爆发出一丝异样的神采:“若是公子有意,随时都能把神龙岛当成自己的家。”

“家里的人可都是听夫人号令,我怎么敢把它当成家啊……”宋青似笑非笑,脸上神色意味难明。

苏荃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自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迟疑了一下,仿佛下了后的决定:“神龙岛有三件宝物,不知道公子可否清楚?”

“哦

?我怎么不知道,哪三样宝物?”宋青坐直了身体,来了兴趣。

“第一件是豹胎易筋丸,神龙教通过它可以确保属下的绝对忠心。”苏荃抿嘴笑道。

“以药物控制终不是长久之计,不过短期内效果立竿见影,倒的确算得上一样宝物。”宋青一直很好奇豹胎易筋丸的原理,此行有大半目的就是为了它而来,正寻思着怎么弄到配方。

苏荃却笑得极为妩媚:“想不想听毒药和解药是怎么炼成的?”

“你这么轻易就告诉我?”宋青一愣,本以为苏荃会拿它当自己的护身符呢。

“人家本来是准备万不得已的时候,用这道配方和弘历交易的,只是刚才突然改变主意了,”苏荃看着宋青,眼神之中尽是柔媚,娇嗔道,“你到底想不想听。”

“当然想,”宋青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夫人这份礼物实在是太过贵重……”

“这就算贵重了么?”苏荃嘴角弯起一道好看的弧线,伸出手对着宋青勾了勾手指,“附耳过来,外面是弘历的人,我可不想便宜了那个色鬼王爷。”

宋青侧过身去,感受到苏荃柔软的嘴唇在耳边吐气如兰,还有那略微有些散乱的鼻息,只觉得心中一荡。

“公子可曾记住了?”苏荃也没料到自己一开口声音居然如此娇慵。

“夫人厚赐,我又岂敢忘记。”宋青感觉到身体有些燥热难当,心知继续这种暧昧游戏,恐怕要被苏荃彻底占据主动,正想起身,哪知被苏荃伸手抄进臂弯,手臂被她紧紧抱住。

“我又不是老虎,你躲什么?第二件宝物还没听呢。”见宋青略微有些狼狈的模样,苏荃心中极为得意,之前对他施展种种媚术,都铩羽而归,这回她彻底放弃了那些复杂手段,反而利用女人天然的魅力,果然让对方有些把持不住。

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丰盈饱满触感,宋青难得脸色一红,“第二件宝物想必为贵重。”

“那是自然,这可关系着满清关外的一个大宝藏,天下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寥寥几。”苏荃脸上浮起一丝得意神色。

“四十二章经?”宋青下意识问道。

苏荃一怔,突然想起了盛京种种,没好气地揪了他一把:“我都差点忘了,上次在盛京城中,你那本假的四十二章经可把我坑惨了。”

“那个时候我们不是敌人么。”宋青一边扭着腰躲闪着,一边去捉苏荃作恶的小手,“那第三件宝物呢?”

皓腕被宋青牢牢按住,感受到对方大手传来的丝丝热力,苏荃陷入了沉默:“后一件宝物在我心中,比前两样要贵重得多,我还在犹豫要不要送给你。”

“既然这么为难,还是算了。”宋青低头看去,苏荃衣领下的肌肤一览遗,不知道什么时候上面浮起了一丝玫瑰般的嫣红。

苏荃仿佛下了极大决心,慢慢抬起头,美丽的眼眸凝望过来,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眼神清澈晶然,眼睛深处流传着一丝神秘的光采,在他耳边一字一句说道:“第三件宝物就是我啊。”

已经做到这种地步,苏荃很担心被宋青情拒绝,也不给他回答的机会,娇艳红润的嘴唇印了上去,对着他的耳垂轻轻舔舐起来。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某种猜测,但事到临头依然有些惊讶,一阵阵酥麻感传来,宋青沉声问道:“不是说要先得到你的心么?”

“盛京一行,前途难料,我担心保不住我的身子。”苏荃温润的嘴唇渐渐下移,整个身体仿佛一条美女蛇一样,半躺在宋青怀里。

宋青张开嘴,仿佛还想说什么,苏荃却已经握着他的手,引导着滑进了自己衣领之中。

“现在好像是大白天。”

“那又有什么关系?”

“外面的士兵会听到的。”

“难道你担心弘历知道你拔了我的头筹,会对你不利?”

“我怎么可能怕他!”

“嘘!不要说话了。”

……

长治治疗妇科医院
贵州癫痫病哪里治疗最好
泉州好的男科医院
安康市人民医院
邢台市中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