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荒兽主宰 第七百一十二章 雷字天威

2020-01-13 12:38: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荒兽主宰 第七百一十二章 雷字天威

五祖拳头不自然地捏了捏,身体竟有些颤抖,因为他能看出,燕澜的剑势依旧未有衰减,正山呼海啸地朝最后一根石柱――第六柱冲去。

“他……难道想击断第六柱?不可能!”

“第六柱,我设下山骨锁禁,乃是我五十年前修成的一道禁阵,此禁阵,抽山脉力量为根,虽然我仅以二衍婴变巅峰期的实力布下,但威力之强,远非前五柱阵法所能比,燕澜剑势已衰,手段用尽,定无可能破第六柱。”

五祖双目赤红,不是因为心生嫉恨,也不是感到屈辱,而是难以置信,竭力瞪着眼睛,以致双目充血。

六祖也是喃喃道:“山骨锁禁,五祖至强禁制,单就破开这一道禁制,就需燕澜全部力量。他,很难破开。”

袒胸老道也是目露炽热之芒,甚至比赤脚老鬼还要激动兴奋。

这一刻,众人都屏住了呼吸,燕澜最后一剑,或将创造历史。

实际上,燕澜破开第五柱时,便已创造了历史。

但是,人性总是追求完美,破五柱,虽然不凡,但距离完美,还差一步。

此时,就连三百里开外的那名阴森老者,都是眉心紧皱,磅礴的魂力,笼罩着五祖山,倾注在燕澜身上。

阴森老者呢喃道:“此子不但机缘造化非凡,天赋也是人中龙凤,我到底应不应该夺他手中之剑?以其天赋,只要不死,总有一天,会凌驾我等之上。到那一日,他若来寻仇,我以何对抗?可是,那剑在我手中,我的实力定会大增……”

就在阴森老者思索之际,燕澜的目光,已经迸射出最为坚毅的光华。

“天道雷字。破阵!”

燕澜浑身颤动,雷魂之力汹涌而出,加持到天道雷字之上。

这时,雷剑紫芒骤亮。好似旭日初升一般,一枚天道雷字,赫然绽放绚丽之芒,带着潮鸣电掣之势,直轰第六柱阵法。

燕澜能够看出。这第六柱的阵法,在六根石柱中最为强韧,他要张狂,他要击溃别人的轻视,就必须干出不可思议的事情。

击断第六根石柱,便足以令罡天门老怪震惊。

“那是什么,这是什么符文,竟充斥天雷气息,甚至……甚至蕴藏一丝规则之力?”

五祖神色,顿时有了前所未有地变化。

燕澜先前神通。只可能让他五祖惊异。

但是,这一瞬间出现的规则之力,不止令五祖动容,他的内心,更是泛起惊天波澜。

掌控规则之力,只要是修为高深的修士,都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概念。

在修士常识中,唯有那些高高在上的大神通者,才能掌控规则之力。没有百年千年的领悟与修炼,根本不可能触摸到规则的门槛。

五祖惊骇。六祖与袒胸老道同样惊骇,就连赤脚老鬼,也是面露惊诧。

赤脚老鬼虽知燕澜厉害,但以前未亲眼目睹燕澜施展神通。此刻六感近在咫尺地感受,与以往仅靠耳闻一感,其感受完全不同。

其实,燕澜并未掌握雷能规则,只是触摸到了一点边缘,但就这么一点边缘。便足以令他们惊震。

“轰……”

在众目睽睽之下,天道雷字霸道撞击在第六柱阵法――山骨锁禁上,竟未能像以前一般,一举破阵。

天道雷字与山骨锁禁,疯狂厮杀,一息时间,依旧僵持。

那山骨锁禁,宛如有生机一般,疯狂地咆哮着,声音足可撼动五祖山。

众人心神几乎绷紧到了极限,丝毫不敢分神。

就连那地底阴森老者,都是双眼再次睁开,全力关注着这一幕。

山骨锁禁虽强,但天道雷字,乃是燕澜至强一击,蕴藏天雷规则之力,霸道刚猛,无坚不摧。

加上燕澜这两月,竭力锤炼元神,根基比之以往,更为浑重,这天道雷字,威力更盛。

“嗤啦……”

足足僵持三息时间,天道雷字方才重重烙印在山骨锁禁之上,摧枯拉朽地撕开了山骨锁禁。

第六柱,彻底暴露在燕澜剑势前。

“断!”

燕澜情绪高涨,面色傲然,一声断喝,好似雷霆般重击在众人心头。

雷剑仿佛受到燕澜鼓舞,剑芒一亮,直扑第六柱,干脆利落地将之击断。

从击断第一柱,到第六柱轰然倒地,其实不过片刻之间。

因为,第一柱倒下扬起的烟尘,不但没有散去,而且还呈爆发之势,朝四下扩散,足见击断六根石柱,用时之短。

燕澜悬立半空,神色更为倨傲,手指一引,雷剑划过一道紫色弧度,落到了他的手中。

心神一动,燕澜收起雷剑,一甩衣袖,落到了五祖众人身前。

“五祖,弟子可有资格应战?”

燕澜毫不畏惧,面朝五祖,掷地有声地问道。

五祖尚沉浸在难以置信之中,忽闻燕澜询问,当即回过神来,摸了摸肩前银发,掩饰住一丝尴尬,深深叹了一口气,点头道:“你有资格,那玄族天骄,真是选对了对象。他若亲眼目睹此景,不知还有没有勇气,对你下生死战书!”

五祖眼中,嘲弄与傲慢之色尽数消除,代替那些情绪的,则是欣赏与惊异。

直到五祖言毕,那十名弟子,方才清醒过来,讷讷地望着燕澜,好似在做梦一般。

匡元武道:“燕澜,居然真击断了六根石柱,若不是我亲眼所见,打死我都不敢相信。”

那名先前说燕澜没见过世面的弟子,深吸口气道:“莫不是五祖动了手脚,故意卖破绽给了那小子?”

蓝天纵一听,惊异的面色骤变,不悦道:“你什么意思?我师尊他老人家,既然出手测试,自然严谨公平,岂会留手?况且,此事关系到本门尊严,我师尊岂会儿戏。你下次再如此说,莫怪我从此与你不相往来。”

那弟子一听,立即知晓自己失言,连忙解释道:“不敢不敢,只是击断六柱,太过惊人,我一时未敢相信,绝无半点怀疑五祖之意。”

其实,那弟子心里也知,五祖极爱面子,自然不会留手,免得探不出燕澜实力的虚实,让其应战,丢了本门颜面。

燕澜微微一笑,心神放松,此刻他更加明白,在修真界,实力才是让人折服的最强手段。(未完待续。)

ps:三更已毕,诸位晚安!

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
淄博市第一医院分院
山东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山西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梅州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