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绝品天书 第二十二章 传功,逍遥派掌门

2020-01-13 17:30: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品天书 第二十二章 传功,逍遥派掌门

22传功,逍遥派掌门

无崖子,为逍遥派掌门,武学修为极高,更是琴棋书画无所不精,与天山童姥,李秋水为同门师兄妹,结果三人复杂的感情纠缠了一生。

与师妹李秋水两人生了爱女李青萝后,共居大理无量山“琅嬛福地”中,在山洞内藏有普天下各路的武功,师兄妹情深爱重,时而月下对剑,时而花前赋诗,欢好弥笃。

后来,两人闹翻,无崖子一怒离开,之后被丁春秋使用奸计发难,打落悬崖,但却没死,养伤后一直装死,并摆下珍珑棋局,等待外人破解。

罗宇在观察无崖子,无崖子也在观察罗宇,看他相貌俊朗端庄,很是高兴,而能破解珍珑棋局,聪明才智自是非同小可,能为他办事,心中自是非常满意。

罗宇上前一步,躬身行礼,说道:“小子罗宇,拜见前辈。”

无崖子点了点头,道:“很好很好,乖孩子,快快过来。”

罗宇上前两步,走到无崖子面前,只见无崖子手一晃,罗宇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拿住了手腕,突然罗宇只觉脉门上一热,一股内力自手臂上升,迅速无比的冲向他的心口,罗宇不由自主的便以北冥神功相抗。这股内力一触即退,登时安然无事。

“咦!”刚刚的试探,当然让无崖子试探出了罗宇身怀北冥神功,于是问道,“你这北冥神功哪里学来的?”

罗宇故作惊讶道:“您也知道北冥神功?”于是将自己在大理无量山无意中落入一处山谷,找到一处山洞,然后得到武功的经历说了一遍,末了,还拿出了那卷轴。

无崖子拿过卷轴,打开一看,眼中露出缅怀之色,然后看向罗宇:“天意如此,你误打误撞得我逍遥神功,足见福缘深厚,或能办我大事,好,好,乖孩子,你跪下磕头拜师罢!”

罗宇大喜,却并不是因为可以拜其为师,而是因为七十年的内力即将到手了,毫不犹豫的跪下磕头。

无崖子大喜,笑道:“好好,乖徒儿!”

罗宇起身,恭恭敬敬的叫了声“师父”。

无崖子十分欣喜,笑道:“很好,很好,你既然修炼北冥神功,倒省了我好些麻烦。”

说完哈哈一笑,突然身形拔起,在半空中一个筋斗,头上所戴方巾飞入屋角,左足在屋梁上一撑,头下脚上的倒落下来,脑袋顶在罗宇的头顶,两人天灵盖和天灵盖相接。

罗宇知道,这是开始传功了,于是严阵以待,突觉脑袋顶门上“百会穴”中有细细一缕热气冲入脑来,只觉脑海中愈来愈热,霎时间头昏脑胀,脑壳如要炸将开来一般,这热气一路向下流去,过不片时,再也忍耐不住,渐渐失去了意识。

恍恍惚惚间,罗宇只觉得全身轻飘飘地,便如腾云驾雾,上天遨游;忽然间身上冰凉,似乎潜入了碧海深处,与群鱼嬉戏,突然天下大雨,点点滴滴的落在身上,雨点却是热的。这时罗宇也渐渐清醒了,他睁开眼来,只见无崖子已然变了一人,本来洁白俊美的脸之上,竟布满了一条条纵横交叉的深深皱纹,满头浓密头发已尽数脱落,而一丛光亮乌黑的长髯,也都变成了白须。满身满脸大汗淋漓,不住滴向他的身上,而他面颊、头颈、发根各处,仍是有汗水源源渗出。罗宇发觉自己横卧于地,无崖子坐在身旁,两人相连的头顶早已分开。

罗宇一骨碌坐起,叫道:“师父,你……”虽然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可是当真正的见到时忍不住心中不好受,这一声“师父”也叫得情真意切,不似之前那样满怀杂念。

无崖子眯着双眼,有气没力的一笑,说道:“大功告成了!乖徒儿,你福泽深厚,远过我的期望,你向这板壁空拍一掌试试!”

罗宇也不点破,依言虚击一掌,只听得喀喇喇一声响,好好一堵板壁登时垮了半边,内力大得惊人。

无崖子微笑道:“你还没学过本门掌法,这时所能使出来的内力,一成也还不到。你师父七十余年的勤修苦练,岂同寻常?”

罗宇看着无崖子那惨样,心下感动,道:“师父,你怎么样了?”

无崖子笑道:“你安安静静的坐着,听我述说原因。时刻已经不多,只能择要而言。你去替为师做一件事,能答应么?”

罗宇自然知道他要说什么,点了点头。

无崖子见此,甚是满意,神情欢悦,道:“很好,很好!我要你去杀一个人,那便是我的弟子,你的师兄丁春秋,今日武林中称为星宿老怪便是。”

罗宇点头,无崖子继续说道:“此刻你身上的功夫,早已不在星宿老怪之下,只是要将他除灭,还是不够,但你不用担心,你有了为师毕生功力打底,以后无论修炼任何武功,都会进展神速,你本就天资聪颖,超过那丁春秋指日可待。”

见罗宇二话不说,直接同意,倒是让无崖子有些奇怪了,道:“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弟子?”

罗宇说道:“师父让我去做,我就去做。”

无崖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当年这逆徒突然发难,将我打入深谷之中,老夫险些丧命。幸得你大师兄苏星河装聋作哑,瞒过了逆徒耳目,老夫才得苟延残喘,多活了三十年。星河的资质本来也是挺不错的,只可惜他给我引上了岔道,分心旁鹜,去学琴棋书画等等玩物丧志之事,我的上乘武功他是说什么也学不会的了。这三十年来,我只盼觅得一个聪明的徒儿,将我毕生武学都传授于他,派他去诛灭丁春秋,可是机缘难逢,眼看我天年将尽,再也等不了,这才将当年所摆下的这个珍珑拿出,以便寻觅才俊。还好在这最后关头,有你出现!但我大限即到,已无时候传授你武功了。”

顿了顿,看着罗宇说道:“好徒儿,丁春秋只道我早已命丧于他手下,是以行事肆无忌惮。你拿此物,去寻找画中女子,让她…咳…看在我的面子上…咳…教你武功。”说到这里,连连咳嗽,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卷轴,塞在罗宇手中。

罗宇忙伸手扶住他,帮他顺气,道:“师父,你怎么样了?”

无崖子道:“我七十余年的修练已尽数传付于你,今日天年已尽。”然后,用力从左手指上脱下一枚宝石指环,套在罗宇手指之上,道:“你是我第三个弟子,也是本门的新掌门。记住,本门派为逍遥派,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于无穷,是为逍遥,切记……”

说到后面已是声若游丝,几不可闻,突然间哈哈哈几声大笑,身子向前一冲,砰的一声,额头撞在地下,已然气绝。

南方医院泰成逸园分院马凯航
南磨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重庆男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看癫痫病价格
金华有癫痫病医院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