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王自如罗永浩之辩后手机测评路在何方

2019-08-15 19:50: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罗永浩、王自如的优酷827之辩尘埃落定,但这场纷争对测评界带来的深刻影响才刚刚开始,Zealer的测评模式能否成功?测评公信力来自哪里?测评项目该如何调整?测评机构与厂家和用户是什么关系?这些都是测评界必须面对的问题。

  一、Zealer能否有未来?

  王自如领导的Zealer无疑是最有影响的内地民间测评机构,为了将事业做大做强,他们正在着手做两件大事,一是为测评标准申请专利,二是筹建测评实验室。不得不说,这两步棋是很有战略眼光的,而且格局非常宏大,可以想象,如果这两步都走顺了,Zealer主导了测评的公认标准,自建的实验室获得了公众认可的权威性,那Zealer就拥有了号令江湖的屠龙宝刀,形成了挟民意以令厂商的局面,一个好评可以推动某款大卖,一个差评可以令商家蒙受巨大损失。但是,这两步大棋能走得通吗?

  1、标准问题

  首先说标准,有句在IT界流传了多年的话:三流的搞产品、二流的搞技术、一流的搞标准。在信息化时代,标准已经上升到国家之间的核心竞争力,中国为了争取个 G国际标准,砸了多少个亿,挨了多少个骂。标准是行业发展的灯塔,是厂家发展方向的指挥棒,是用户评价产品的指南针,标准的重要性如何强调都不为过。

  标准如此重要,因此标准都是由最有实力的机构联合制定的。例如正在引领全球5G发展的无线世界研究论坛(WWRF),首批认证了14名会士,都是来自电信大国的顶级通信专家,其中有两名中国人,分别是中国移动技术咨询委员会主任李默芳和华为上海研究所所长周红。

  Zealer的测评标准2.0正在申请专利,很明显走了一条甩开厂商的独立自主之路,一旦专利生效后,就能挟标准以自重,矮化排挤其它测评机构,这一招剑指两端,非常的决绝。但这个标准能否被行业认同?我对此持严重怀疑的态度,那种使用体验式测评没关系,我就是觉得iPhone丑得像坨翔,苹果公司也毫无办法,但如果你拿出了自定的所谓客观标准论证iPhone就是坨翔,并影响了销量,那苹果公司就会质疑你的标准。

  纵观全球IT界几十年来的发展,我就没见过一个标准不是由该行业的顶级机构共同制定,反而是由一群业余发烧友制定的。企图依托这种业余标准来号令整个行业,这更是无法想象的。

  2、实验室问题

  在微博上秀下了我管理的千万级通信实验室的部分设备,被很多友调侃设备老旧,他们是内行,那些设备最新的也是八年前购置的,原因就是近年来没有经费,也只能这样了。即使这样,Zealer预计投入600万建设的实验室,也未必能比我的实验室强多少,我的实验室里的博士硕士一大堆,zealer的几十个员工里又能有几个测试行家呢?

  平心而论,我管理的通信实验室处于内地理工大学实验室中的二流偏低水平,但即使是一流实验室,也远比不过财大气粗技术实力雄厚的顶级企业实验室,而且大学的一流实验室普遍都有顶级企业的资助,有的甚至是整个包养。这种资助关系是双赢的,实验室能免费获取昂贵的设备,而未来的一流工程师们在校期间就已经习惯了这些顶级企业的产品,用这点投资就买到了更长远的未来,这些顶级企业赢得更多。

  以华为的实验室为例吧,Zealer筹建的实验室档次与之相比差距巨大,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如果哪天Zealer的实验数据对华为不利,影响到了华为的销售甚至华为的声誉,周红会士从15万华为员工中挑上几个得力的技术专家,利用华为的巨无霸实验室跟王自如领导的Zealer实验室PK,Zealer有一丝丝的取胜希望吗?

  假设有的话,欧美众多企业早就把华为干翻了,不像现在这样华为在欧洲横趟,并以莫须有的罪名被美国政府抵制,下降100个台阶也轮不到Zealer啊。我不看好Zealer的实验室,这个实验室的唯一作用就是令外行友误以为其比较专业,而一旦跟企业巨头PK,反而会暴露出自身不专业的真相。

  一个业外机构想靠自定标准和自设实验室形成行业话语权,甚至是话语霸权,这个战略实在是太过宏伟了,以至于基本不可能实现。我觉得王自如团体没有意识到标准和实验室的水有多深,台阶是多么地难以逾越。

  在转型期间,Zealer遇到的第一个挑战来自锤子公司,结果第一脚就踢在铁板上,铁板没破腿却断了,虽然事后表白 输掉了辩论,没有输掉未来 ,那要看未来之路要怎么走,如果养好了伤再继续踢铁板,铁板会一块比一块厚,这种未来可想而知。

  二、质量是咋回事

  1、质量是个系统工程

  很多人都有一个体会,家电产品在保修期间内质量很好,一旦过了保修期就毛病不断,好像黑心厂家远程遥控似的。这其实是在现代工业产品中引入了系统工程的结果,把每一个部组件的寿命放在全系统寿命框架内来考虑和控制,追求组件寿命期的一致性,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是全系统寿命期内部组件基本都不会坏,令用户使用感受非常好,二是超过全系统寿命期报废后,部组件的残值会很低,避免了用户多掏冤枉钱。

  超寿命期产品的部组件发生故障是必然的,厂家期望的是越随机越好,若故障集中在某个部组件上,则说明这是质量控制的重大失败。根据这个道理,第三方在考虑一个产品的质量时,提出某个部组件的寿命有严重问题要非常谨慎,因为这是厂家下大力气解决的水桶最短板问题,通常并不会出错。

  更反直觉的一个道理是:若某个部组件拥有远远超越全系统寿命的质量,这不是好事反而是坏事,当整机都报废时这个部组件还处在很好的工作状态,这种高残值对用户来说浪费,刻意制作某个高残值部组件,并以此作为产品高质量的卖点进行宣传的厂家是黑心的,特别强调某个部组件质量远远超越其它产品的测评机构,也是不能相信的。

可穿戴
2015年广州金融C+轮企业
确认!贝贝网D轮融资1亿美金今年GMV目标100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