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封仙 章四三二 地火炼丹,仙焱震动

2020-01-18 11:16: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封仙 章四三二 地火炼丹,仙焱震动

地火岩浆,气息炽烈,红光充斥在每一处,炙烤着这一方地室。

四道石桥横贯于岩浆上方数尺高,连接各方,汇于中央,形成两丈圆台,台上有着一尊丹鼎,三足两耳,旁边有一年轻人,手捏印决,步罡踏斗。

但听得风声如雷,轰隆作响。

圆台中央,丹鼎之下,一道地火从地底深处而来,冲击在丹鼎的鼎腹之下。

地火固然是威能强盛,连岩石都能融化,但是那丹鼎也非寻常,竟只是稍微变得滚烫,而并没有半点融化的迹象。

周游手中一翻,当即多了一个瓷瓶,上面布满了一道而又一道的纹路,但见内中有红光闪烁,正是炎尊之血。

炎尊是火中神灵,其血亦是炽烈如火,未经修行的寻常生灵一旦触及神血,只怕都要化作灰烬。

这血液当中,蕴藏了极为暴虐的烈性,只有这种布置了阵法的瓷瓶才能将之收住,否则寻常器皿,只会被血中火性烧化。

“去!”

周游一声低喝,将神血悬在丹鼎上方,随后陆续取出材料,剂量早已配好,只按先后,投入鼎中。

待得鼎中药物尽数化开,鼎中充满药性,不会满是热气而损伤神血……他这才伸手一点,当即瓷瓶破碎。

破碎的瓷片朝着四方崩开,然后落入岩浆当中。

神血当即散开……气息之盛,让这本就如同火炉之内的地室,更为燥热了几分。

清原目光微凝,眼瞳闪烁。

而许老已经运起法力,守护自身。

周游脸色涨得通红,围着丹鼎游走不定,蓦然将神血压入鼎中,口中狠狠一咬,咬破舌尖,这才让他精深一振,喝道:“落!”

悬在最顶上的鼎盖,蓦然盖落,严丝合缝。

到了这一步,并不是最后一步。

相反,这是最开始的一步。

接下来,炉中药效相合,凝结,成丹,开鼎,取丹,都是极为谨慎的一步。

周游深吸口气,左手翻出一瓶丹药,仰头吞了进去,这类丹药可以让自身法力恢复加快几分。

他脚下依然未停,围着丹鼎而行,手中印诀接连不断,化作色泽通透的虚幻手印,打在鼎身之上,渗入鼎内,落在药中。

偶尔也有一道印诀,打在地火上面,能够控住火势,避免火势过于剧烈或过于虚幻,也避免地火散开,伤及自身。

许老看得目眩神迷,口中喃喃自语,手上也不知不觉正比划着什么,似乎在学习那些印诀的手势。

常人或许只觉枯燥,难以看出其中玄妙,但许老精通炼器之法,并且对于炼丹之道同样痴迷,只是苦于没有炼丹术的传承,如今得见炼丹高人,只觉眼界大开,在触类旁通之下,似乎对于安怀先生另一部分的感悟,也有了模糊的想法。

至于清原,目光微凝,似乎察觉了什么,神色逐渐变得沉重了些。

……

时过许久。

清原和许老俱都法力护身,在这火室当中,倒也并无多少压迫。

但周游竭力炼制丹药,无力他顾,在地火岩浆的烘烤之下,已经是汗如雨下,衣衫尽湿。只见他脸色苍白,手中印诀不断打出,脚下踏步不停。

尽管他不停服食丹药,法力勉强可以维持得住,可是心神损耗,已经是极大,双眼中的神采都黯淡了几分,手中印诀渐缓,而脚步几乎有了些许虚浮。

但好在到了这时,已经是临近尾声。

丹鼎之内,药材已尽数化开,且剂量未有差错,药效未有冲突,没有了这些细微的变故,鼎中药物在周游堪称宗师的炼丹造诣之下,逐渐相融,以神血为根本,诸般药效,融入其中。

“丹药将成了……”

许老忽然开口,炼丹与炼器之间有着许多相似的地方,能够炼出法宝的他,一眼便看出了这一步,已经入了尾声。

内中药效相合,要凝成丹药,再有周游按照丹方上的印诀,将丹药彻底定型,便可结丹成功。

至于最后取丹的步骤,只要周游能撑住这一口气,便不算难事了。

“未必。”清原吐出口气,说道:“他气息已经十分萎靡了。”

那边周游气息逐渐低了下去,尽管法力可以用丹药恢复,但是心神上面的损耗,却不是那般简单可以恢复的。

他脸色煞白,脚下仿佛灌了铅,举步沉重,连同手上结印的速度也慢了许多,那打在鼎上的印诀也变得更为虚幻,更为通透,似乎弱得只剩下淡淡的印记了。

“还剩两道印诀。”

丹方是清原在紫霄宫之时记下的,他对于那上面的印诀,算是颇为熟悉……周游只须把最后两道印诀打入当中,那么龙血大丹便能炼成,而最后一步的开鼎取丹反而较为简单。

“去!”周游紧紧咬牙,手中打出一道印诀,尽管虚幻得几乎看不到痕迹,但依然凝成了印记,打在了丹鼎上面。

还有一道!

周游抬起沉重的脚步,迈了过去,手中便要捏出最后一道印诀,然而手上竟是僵滞了一般,停在了那里,稍微颤动。

“这……”

许老怔了怔,惊道:“他施法太多次,到了这时,损耗太重,双手只怕酸痛,已经难以用劲了……”

清原微微皱眉,这些印诀是周游打出去的,最后一道印诀,根本不能让他人替代,毕竟……即便是同一个印诀,经过不同的人施展开来,也会有细微的差别,一旦有了差别,互相冲突,内中药液便会尽数废弃。

但周游尽管僵滞在那里,却并未昏迷过去,他眼神黯淡,汗如雨下,手中颤动着,逐渐相合,便要凝出印诀。

然而就在这时,轰然一阵火光崩开。

周游消耗太重,一心要把印诀打在丹鼎上,之前偶尔用来控住火势的控火印诀,居然没有打入其中,到了这时……地火暴躁,便崩散开来。

周游就在丹鼎旁边,地火朝着他笼罩而去。

地火加身,就是上人也要焚为灰烬,尸骨无存。

许老惊呼出声。

周游眼中闪过一缕骇然惧色。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影蓦然出现在周游身前,伸手一按,竟生生将地火按落下去。

“最后一道印诀,不要分心。”

清原的声音显得十分低沉。

周游尽管对他出现时的突兀,感到惊骇,但听到这话,连忙收敛心思,手中颤抖着结印,几乎过了小半柱香,才将印诀凝成。

然而印诀脱手而出,淡得几乎没有痕迹。

还未触及丹鼎,那通透无色的印诀,便如同水中涟漪那般涣散。

“功亏一篑?”周游看着那散开的印记,心中闪过这么一个苦涩的念头,然后无尽的疲惫袭来,眼前一黑,仰头倒了下去。

远处,许老惊叫一声,充满了痛惜。

就连清原心中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中丹田处,那得自于炎尊体内的仙火真焱,蓦然一动,顺着经脉而来……

轰然一声,但见清原手中陡然泛出火光。

在这一刻,福灵心至,清原手中按在了那几乎溃散的印诀之上。

虚幻得近乎溢散消逝的印诀,陡然间染上了一层源自于仙焱的白光,倏忽间气息大盛,几乎压过了那威势无穷的地火。

印诀落在丹鼎上。

丹鼎骤然一颤。

“取丹!”许老大声道:“取丹!快取……”

他话音一滞,陡然停住。

因为周游已经昏迷过去了。

谁来取丹?

正当许老痛惜惋惜之时,便见清原忽然伸手出去。(未完待续。)

天津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白癜风医院
贵阳看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沈阳白癜风医院
郑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