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相思树爱情归来导演孙周称绝对不敢玩票

2019-06-20 00:47: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听说,孙周在现场是严肃而苛刻的,有把女演员骂哭的记录;但是在采访时,他绝对谦和,和在一些公共场合看到的他一样,淡然的神情下隐藏着神秘的笑容,把对人生的感悟投射在镜头里,倾注在主人公身上。

  阔别电视行业23年再次归来的孙周,是否如王者风范,君临天下?所有言语归结为简单四字:知足常乐。

  在剧中思考人生

  孙周的再次触电,完全是在制片人郭新强的“死磕”下完成的。拍电视剧,从来没有进入他的计划,他没有心理准备,尽管23年前拍过电视剧《今夜有暴风雪》,但今天的情况已完全不同,对于今天的电视剧制作,他觉得自己完全是个门外汉,何况这次是29集的长篇剧。他专门观摩了许多欧美电视剧,学习讲长篇故事的方式;他经常懊恼,为什么背不出剧本,直到别人安慰他:“导演,你不可能记住!这差不多是20部电影了”;他常常担忧,害怕演员在长长的拍摄过程中“出离”了角色。如果说做演员是玩票,那么拍戏对孙周来说,绝对是一件谨慎而严肃的事情,“要不然我也不会一天只睡4个小时这样干了3个月。这是别人玩票玩不出来的。”

  接手《相思树》后,孙周第一件事情就是修改剧本,尽管最原始的剧本已经让他眼前一亮,编剧顾伟丽写出的真实、踏实的故事正是老百姓想看的,但他觉得其中的主题立意显得陈旧。于是,孙周找到自己的朋友编剧以及助手刘琛和王熠动手改编剧本,因为求完美,直到剧组开机,最后一稿迟迟未定。事后孙周为此检讨“到最后挺耽误事的,我是在边拍边改,这就有问题了,我发现电视剧剧本一定要搞好了再拍。”

  在改动的过程中,孙周针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一些问题提出自己的想法,这种想法也正是价值观的选择。“在现在经济的变革中到底什么是我们所需要的,钱是不是最重要的?在信仰缺失的情况下,钱是不是该成为一个终极目的?这样人活着就很累了。”孙周曾说过,《相思树》追求的是朴实而诚恳的爱情,而这故事看似讨论爱情,但是很多方面是在讨论价值观的取舍。

  孙周对原著人物改动最大的是丛原这个人物,他属于社会中精英部分,但当初编剧从戏剧的角度考虑让他坏了一点,孙周觉得不该这样,他一点点地把他往回掰,“因为我觉得国家的发展一定会有阶级分化,现在最重要的是在阶级分化中大家怎么样去寻求一种普遍的价值观,去寻求一种普遍的悲悯情怀。善良的本质是可以是共通的。”孙周认为丛原无论他走得有多远,他都渴望回到最原始的那份情感中。当他见到晓牧这样一个散发着泥土味道的纯朴女人时,他心动了,在他面前出现的几乎就是个世外桃源。尽管最后他说,“这也许是我的非分之想”,但是他在心里还是割舍不掉这点东西。他最后放弃他所珍视的这份情感,心里承载多么大的痛苦只有他自己明白,这点悲剧色彩也是这个人物得以成功的基础。

  而如今贯穿电视剧始终的舒婷的《致橡树》,孙周从一开始是想要摈弃它的,因为在现代年轻人看来,它显得有些老。直到他深入到戏里后,他发现这首诗是必须存在的,那是作者顾伟丽的底蕴所在,“我很尊重她,我不可能用很短的时间去和一个作者几年的工作去抗衡,我不可能用我的聪明去驾驭这么长篇幅的准备。”孙周留下了《致橡树》,只是把它在戏中的出现做了调整。

  现代人需要康凯

  《相思树》拍摄过程中,康凯的扮演者吴秀波经常询问导演孙周:“这个人存在吗?”一个无欲无求无私宽容的“烂好人”也许非常不符合现代人的价值取向。孙周真诚地回答他:“这可能就是当下最需要的,我相信这个人能够成为人们心目中特别想要得到的人。我们呼唤他的存在,给自己一个楷模让自己知道怎样规划自己的价值观和价值取向。”当吴秀波怀疑时,孙周告诉他,“你让自己变成一个非常纯净的人,千万不要把社会上乱七八糟的东西装在你的脑子里。”

  如今回头看,孙周说其实他的落点和《士兵突击》的编剧当时的落点是完全一样的。“我们在看许三多的时候,并不会过多地去计较他存在的真实性,反而愿意为此感动为此落泪。”也许,这就够了。许三多几乎是不存在的,但这也是我们心中所需要的,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在满屏幕都是艳情奇案时,孙周用逆向思维,做了一个朴实的爱情,“那时我的脑子完全是两个空间(一个是现实的,一个是理想的),我完全按着自己的感觉去走。”

  电视剧的结尾,晓牧用自己的稿费盘下了当初两人一起打工的饭馆。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这样一段话,“康凯哥你还记得吗?几年前你说过:‘人真的需要那么多吗?假如说我有钱盘下这个小饭馆,有你这个小丫头帮我忙,自己自足就挺好的。’转了一圈,经过坎坷,我现在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今天我把这个餐馆盘下来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让你知道这个地方是可以停下休息的。”在纽约挣了钱的康凯想盘下这餐馆时却发现千金买不动,于是在GOOGLE上搜到了这段话,拉着箱子回来了。孙周用了同样的机位拍摄了这似曾相识的场景,原来转了一个圈,起点又回到了原点,这是个比较暧昧的结尾,晓牧和康凯到底有没有在一起?自己去想。

  “真的,人真的不需要很多,幸福就在面前,如果能把握住这幸福,就足矣。”导演说这话的时候,异常缓慢,却坚定有力。

  严管演员

  从坚持5天一集到最后1天拍1集,其中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细节,也许这并非孙周的初衷。但他说碰到郭新强这样的制片人也是幸运,因为他得到了拍电视剧中最好的条件,使他没有想到他也可以拍得很快。

  女主角浦蒲是在所有来应征的女演员中被选中的,除了她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外,她的外型气质是孙周心目中想要的,而她也是让导演最头疼的一个,孙周曾有好几次不留情面地把她当场骂哭,“好多时候我就害怕她出戏,因为篇幅长嘛,我害怕她会在一个漫长的拍摄周期里头有中间出去的时候,不在萧晓牧这个人物身上。我是真正担心这个,而并非她在这个地方演得对不对。因为这么长一个电视剧,人物如果出去了是很可怕的。但是对于一个新演员来讲(很难),她也可能第一次扛这么大的戏,她又是一个多动症的小孩,本人很淘气,所以我就特别害怕。往往碰到这种情况我就对她发怒了。”

  郭新强和孙周定了一个规矩:所有的演员进组后都不允许接另外一部戏。定下这样苛刻的原因,是他深知其中的弊害。“因为我听说电视剧经常这样,除非是一些非常好的导演拍的戏,像(杨)亚洲啊,就看得出来他把握得很结实。(如果不是这样),专业的人会看出很多漏洞。”

  “其实这个戏里除了孙淳和田朴珺我原来认识,其他人我都不认识。这次合作才凑在一起的,都是凭直觉。”孙周老实回答,并且表示如果他对吴秀波非常熟悉,也许就不会让他演康凯。孙周原来想到的人选是黄觉,“黄觉身上有些东西和这个人物身上的东西是接近的,他就是闷闷的不太说话的,他身上的气质是合适这个角色的。”后来黄觉因为档期无法前来,吴秀波才从原来的丛原变成了康凯。

  说起这次和弟弟孙淳合作,孙周说这是遂了他妈妈的心愿。“我妈一定是这样,一见我俩就得瑟:‘什么时候你俩在一起拍戏呀?’经常这么说,老人家一定是这样,两个人凑一起她就得意。”孙周、孙淳两兄弟的上一次合作,已经过去了23年,那是在4集电视剧《今夜有暴风雪》的时候。如今,陌生感不会产生,两人平常凑在一起完全是“公事公办”,“不会有任何隐瞒,不会有任何问题,无需客套,大家都会很坦率。这点交流上我们没有任何障碍。”

脑供血不足手臂麻治疗方法
睡眠瘫痪症是怎么产生的
脑供血不足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