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记住哪些洧良知嘚日本亾彵們茬默默行动

2019-11-18 02:08: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人民北京10月27日电一提日本,人们头脑里马上会闪现出一大堆心头添堵的词汇:靖国神社、翻案历史、军国主义……日本右翼势力折腾得实在是太High了。

不过,人民驻日本刘军国在自己的报道中,一直在关注这样一些人。他们有许多共同的特点:很忙,很努力,他们以自己的良知挑战日本错误历史观,让日本右翼势力十分不爽。

军国说:“那些有良知的日本人真不容易啊,他们真的挺可敬的!”

▌刘军国

藤田高景:成立“继承与发展村山谈话会”

当我问藤田:“为什么放弃安享晚年的机会,投入到反对安倍右翼政府的活动中?”藤田说……

2013年11月11日,“继承与发展村山谈话会”理事长藤田高景(右一)在会上揭露安倍晋三针对“村山谈话”的错误言论。刘军国摄

65岁的藤田高景,2009年曾作为社民党候选人参加众议院大选,但遗憾落选。此后,他更加活跃地从事社会政治活动。

自安倍再次执政后,藤田每天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读报纸、看电视、上查阅各种,以便及时掌握安倍政府前一天又发出了那些右倾化言论,推出了那些反动政策。即使是周末,如果发现有些资料无法在家查阅,藤田也会特意从神奈川县赶到东京都查阅资料,国会图书馆成了藤田经常去的地方。藤田也经常赶到东京参加各种研究会、演讲会。

鉴于安倍内阁试图篡改“村山谈话”,藤田与多位学者、媒体人士等有识之士一拍即合,最终在去年11月11日成立了“继承与发展村山谈话会”,组织多次演讲会等活动。为了让更多人知道“村山谈话”不是村山富市个人的谈话,而是作为首相的谈话,该市民团体改名为“继承与发展村山首相谈话会”。

当我问藤田:“为什么放弃安享晚年的机会,投入到反对安倍右翼政府的活动中?”藤田认真地说:“这是一个有良知的日本人必须要做的事情,为了子孙后代,为了日本普通民众,为了亚洲及世界的和平,必须与安倍右翼政府做斗争。”

尾形宪:以年过9旬之身为反战行走

90年前的“神风队员”,今天靠着助步车缓缓挪进会场。三次不期而遇,正好佐证了他的话……

2004年4月2日,日本反战和平人士尾形宪在“声援中国细菌战受害者东京诉讼百万人签名活动”启动仪式上讲话。新华社苏晓洲摄

8月30日傍晚,在琦玉县琦玉市一家非常普通的小餐馆,召开完2014年度总会的日中友好8·15协会在此举办恳亲会。

恳亲会现场,一位似曾相识的老人再次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立刻想起今年8月15日第一次与他见面的场景:当天上午,在距离靖国神社不远的一间会议室,当日本和平遗族会全国联络会代表西川重则正在发表题为《亚洲人民无法忘记日本的侵略与加害事实》的演讲时,他依靠助步车缓缓挪进会场,坐下后又费了很长时间才调试好助听器。

这位老人叫尾形宪,出生于1923年,是一名前“神风队员”。当年从日本陆军航空士官学校毕业后奔赴战场,他和年轻的“神风队员”们,驾起各自的“神风”自杀飞机,准备向美军战舰一一扑去。在关键档口,尾形的飞机却出现故障,不能推杆向下俯冲,飞机落向一座荒岛,可他的这架“神风”却意外地没爆炸,鬼使神差般拣回一条命。战后,尾形进入日本一所着名的大学学习经济学,此后一边在大学教授经济学,一边从事和平活动。

从他递过来的名片上所写的家庭住址来看,8月15日为了去听演讲会,尾形至少需要换乘两次地铁,耗时一个多小时。虽然有助步车,但尾形的走路速度极其缓慢,一般人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尾形或许要花费2个小时,甚至更多。10月22日下午,91岁的尾形再次借助助步车来到东京地方法院103号法庭,前来旁听正在举行“重庆大轰炸”民间索赔案一审判决前的最后一次开庭。或许对尾形来说,当年自己亲身参与残酷战争的经历,让他对和平有着一种无比坚定的信仰。三次与尾形不期而遇的经历不正好证明了他“只要有一口气就要为反对战争努力”的坚定信念吗?

西川重则:记载着日军罪行的书就放在手边

年过八旬,但比上班族还要忙。因为他想改变日本人的历史观,他不想给留下太多遗憾

2014年10月22日,日本市民团体冒雨在东京街头举行游行,声援“重庆大轰炸”民间索赔案,第一排右一为西川重则。刘军国摄

10月22日,秋雨淅淅沥沥,十几名日本民众在日本政府机关最密集的东京霞关地区,打着大横幅“日本政府请向重庆大轰炸受害者赔偿与谢罪!”,举行游行。

游行的时间:在“重庆大轰炸”民间索赔案一审判决前的最后一次开庭前。

游行的目的:日本民间团体为号召更多民众去法院旁听、了解日军二战期间对中国所犯罪行。

整个游行过程中,87岁的西川重则一直走在游行队伍最前面,举着横幅。西川告诉我,他早上6点半就从家里出发,8点半赶到东京地方法院门口,一直到11点半都在向行人散发“号召旁听重庆大轰炸最后一次开庭”的传单,匆匆吃完午饭就赶来参加游行。西川说,非常希望让更多的日本人了解到当年日本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也期待东京地方法院能够给出公正判决。

西川重则是日本和平遗族会全国联络会的代表,也是侵华日军罪行的研究者。虽然年过八旬,但西川比上班族还要忙。1999年退休后,他几乎每天都要乘3个小时火车去国会旁听会议,风雨无阻。此外,西川还要抽出时间去各地演讲,介绍侵华日军的罪行,号召日本国会议员及高官了解日军侵略历史,向中国等邻国的战争受害者道歉。

“非常遗憾,很多日本人都不知道日本侵略中国时,犯下了惨绝人寰、无法饶恕的罪行。”今年7月,我在西川家,看他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摞记载日军罪行的书。这些书,他经常在演讲中向听众展示。他指着一本题为《三光》的书说,里面详细介绍了侵华日军在中国的“杀光、烧光、抢光”政策,“侵华日军的这些政策太残忍了”。

田中信幸:希望父亲的《从军日记》触动更多亾

父亲将一本详细记载侵略中国的日记和300多封书信交给田中,这一交,改变了田中的人生

2014年6月13日晚,侵华日军之子田中信幸在大阪的一场题为“尚无结束的——父亲托付给我的《从军日记》”的演讲中,向近百名日本民众介绍《人民》“让更多人知道日本侵略实情——《从军日记》背后的故事”的专版。刘军国摄

63岁的田中信幸是侵华日军的后代。田中本姓武藤,其父武藤秋一于1935年被日本陆军征召入伍,随军转战中国、东南亚多地。

上世纪90年代,父亲将一本详细记载侵略中国的日记和300多封书信交给田中。在田中看来,当年很多经历过战争的人没有或还没来得及跟后辈讲述战争就走进了坟墓,而那些口口相传的内容又不一定会有很强的说服力,因此,父亲留给他的日记和信件弥足珍贵,尤其在当前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田中计划把它们整理成书进行出版,向包括武藤儿孙们在内的日本民众还原武藤这一代人当年究竟是以怎样的心境,参与到什么样的战争中。

田中告诉我,希望能赶在二战结束70周年之际出版,暂定的主标题是“父亲的战争”。这本书将寄托父亲与他对战争的认识、反省和歉意,希望不仅日本人可以读到这本书,中国、韩国等国的民众都能读到,让更多的人通过这些资料来了解当年父亲所经历的、日本所发动的侵略战争是何等残酷,从而更珍惜今日的和平。10月26日晚,田中对我说,整理出版父亲的日记与信件,是自己的历史使命,同时也是在向父亲尽孝。

田中的小儿子还在上高中,所以田中一边靠安装避雷设施来养家糊口,一边将剩下的全部精力投入和平活动。田中曾赴韩国向慰安妇道歉,也一直在将父亲的侵略中国的经历介绍给更多日本人。

今年6月13日晚,田中信幸受邀在大阪市向近百名日本民众做了一场主题为“尚无结束的——父亲托付给我的《从军日记》”的演讲。演讲中,田中重点讲述了日记中所记载的他父亲在中国杀人、去慰安所等重要历史事实。田中说,希望更多的人能有机会通过他父亲的事情去了解日本对亚洲各国所犯下的罪行,有助于日本人形成正确的历史认识。

……

以上只是我所采访过的有良知的日本人一部分,虽然由于种种原因这些人的活动声音在日本难以被放大,但他们没有因此而停止努力的步伐。正义的声音是不会被淹没的。

中医减肥
基金
菜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