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奥洛帕战记 第三章 守卫石像

2019-12-04 15:36: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奥洛帕战记 第三章 守卫石像

石门后面似乎是一间相当宽畅的圆形石室。朱利安和拿着火把的丹特进入石室后,绕场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陷阱,也没有感知到敌情的气息,于是他发出安全的信号,让在外面等待的5人进来。

在两个火把的照耀下,石室瞬间明亮起来。可见这石室的隔绝措施做得很好,里面非常干净,没有蜘蛛,更没有那些恶心的巨型蟑螂;然而,令众人感到困惑的是,除了他们刚刚进来的那堵石门之外,这石室里再没看到任何进出口,四周的墙壁上按等距离分布着九个圆拱形的凹洞,每个凹洞里都屹立着一樽真人等高的骑士雕像,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大小姐,我们是不是到错了地方?你确定这里是先帝的陵墓吗?”朱利安问。

“应该……不会有错吧。”伊佩雅细心地检查了一下四周的墙壁和雕像,没发现什么异常,她又检查了地板和穹顶,可依旧没什么发现。“奇怪了,这里既没有魔法阵,也没有魔法物品,那么庞大的魔力从何而来呢

?”面对这不合常理的情况,即使以伊佩雅的聪明才智,一时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这更让她坚信自己所带的这条路没有出错。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重达数千公斤的石门,毫无征兆地“轰隆”一声自行关落,沉重的砸地声引起了石室一阵震动,地板摇晃不已,这也让众人意识到一件极为不幸的事:他们的唯一退路已经被封死了。

“糟糕!这是陷阱!”拉米莉条件反射般惊呼道。

可更让她,不,让所有人感到惊惧的事情还在后头。因为从刚才就开始感知到的那股强大的魔力,突然间得到了原因不明的数倍增幅,围绕着伊佩雅等人产生强烈的魔力气漩,然后往四周扩散开来。

“嗡……”

一樽骑士石雕像的双眼突然泛起了鬼魅般的蓝色光芒,然后石雕像就像是突然有了生命一样,拿着它的石制战斧,从沉睡着的凹洞里走了下来。

然而,“苏醒”的石雕像并不只有一樽,剩余的骑士一个个睁开了蓝色的光眼,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唤醒似的,纷纷走下凹洞,将入侵到这石室的7个人类包围在中央。

“到底是什么回事?大小姐,这跟你说的不一样啊。”感觉到四周的危险气息正在急速攀升,朱利安向伊佩雅求证道。

“妾身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只是按照皇族祖上所流传下来的方法做而已。”显然伊佩雅也无法给予朱利安合理的解释。

“难道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丹特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就在他们对话期间,骑士雕像越走越近,快要到将众人纳入到它们武器的攻击范围之内了。

“别的事情以后再说,这些家伙要进攻了!”感到火烧眉毛的“河边人”喊道。

“保护公主殿下!”费尔南德斯三姐妹连忙将伊佩雅保护在自己身后,同时呼喊出解放语,召唤了各自的隶役兽。

“呼匝”--没有多余的动作,石雕像一接近到可以攻击的距离,就毫不犹豫地举起武器冲向众人。

朱利安和丹特主仆二人挥舞长剑在外围抵抗着,破风鹞、火麟蟒、影豹这三只魔兽被部署在中排御敌,重伤未愈而无法进行近身战的“河边人”也在中排靠后的位置用弓箭进行支援,处于阵形最中央的是伊佩雅、费尔南德斯三姐妹。

“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头!”

一开始以为这些石雕像行动笨绌的朱利安发现自己错了,虽然它们都是由坚硬的石头制成,但软韧程度堪比人体,相当灵活;而剑刃斩在它们身上,又会感觉到坚硬无比,和斩到真正的岩石没有任何区别;在攻击上面,这些石雕像可不是没有章法的乱打一通,他们所使用的全都是高深的武艺。攻击、防御、敏捷,三位一体,这些石雕像几乎没有任何弱点,朱利安和丹特一开打就陷入苦战之中。

三只魔兽使尽全力疯狂地扑杀,为朱利安主仆扛下了不少魔力,但不管它们使用的是纯粹的物理攻击还是附加魔法攻击,却无法撼这些石头半分,如果不是因为和宿主定下了隶役契约而获得强大的再生能力,恐怕这三头魔兽早被拍成肉泥了。

至于“河边人”那边,他的硬弓利矢可以轻易射穿厚实的铠甲,却无法对这些岩石构靠的躯体造成丝毫杀伤。

但是伊佩雅却相当地淡定,她没有第一时间投入到战斗之中,而是仔细地观察着敌人的状况,寻找任何一丝可能存在的弱点。

“‘银狼’之史塔克伯爵……‘樱红色苍漠’的前任军团长奇欧米迪……帝国第一枪术教头玛奥里斯……克拉克元帅……亲卫队长“红眼”之尼罗兰……帝国最强骑士罗曼大公……”伊佩雅一边观察着,一边念着一些不明所以的人名和称号。

当她念到“罗曼大公”的时候,朱利安感到骇然,脱口而出:“什么!罗曼大公?”

在朱利安小时候,他父亲曾带他到罗曼大公家提亲,欲与对方家的小女孩定下娃娃亲,但罗曼大公因为朱利安不是骑士出身为由而拒绝,这件事使得朱利安下定决心前往钥匙岛的圣骑士训练营接受教会骑士的训练,从此改变了他的一生,因此朱利安对“罗曼大公”这个名字相当敏感。

“没错,在你右手边那个就是罗曼大公。”伊佩雅回应道。

女皇的提醒让朱利安虎躯一震,他闪身避开从右手边斩过来的双手重剑,在转身的同时也与那具偷袭的石雕像四目相对。只见这樽石雕像是一名年约30岁左右的青年,跟他印象中那个固执老头的形象根本拉不上边。

“这是罗曼大公年轻时的样子。”伊佩雅补充道。

此时,9樽石雕像骑士中,唯一的一名女性骑士正在和丹特作战,这名女骑士使用一把纤细的刺剑,出剑速度快如疾风,以“快剑”成名的丹特在她的攻击之下居然毫无反抗的余地,肩膀上出现了多个被刺中的血洞。

“小心,丹特先生,索芙娅女士是二十多年前帝国最出色的女骑士,如果她不是英年早逝,只怕会打乱现在帝国骑士的实力排名。”伊佩雅提醒道。

而在此时,连“河边人”也认出了其中一樽雕像:“这位难道是‘南方之虎’梅纳维诺将军?他不是在镇守着这个帝国南方的大门吗?”

其实对于刚才所说的大部分人名,朱利安都曾见过或有所耳闻,但在他的印象之中,那些人都是长辈之中很有名的骑士,其中大部分人已经去世,还活着的都已很老,而这些石雕像的容貌都是二、三十岁的青壮年,很难将他们和那些长辈们联系起来。

“很好!”伊佩雅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妾身应该能够知道这些石像的弱点。”

包头市扶贫医院
沂水中心医院怎么样
邯郸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癫痫病医院到哪家最好
洛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