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狆國智慧湜真正霸主杀手2006姩嘚真正汏

2019-07-12 23:35: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智慧是真正霸主杀手:2006年的真正大赢家

>

主笔:赖纬

●《时代》拒绝“2006年的大赢家”

美联社12月20日消息,美国着名保守派政治家布凯南对《时代》周刊今年年度人物的评选提出了批评意见,认为伊朗总统内贾德应当成为今年的年度人物。《时代》施滕格尔承认,如果传统的评选方法意味着要选内贾德为年度人物,他就不愿意使用传统的评选方法。让内贾德出现在《时代》封面上将会让美国痛苦的意识到,布什总统、美国及其阿拉伯盟国、以色列度过了可怕的一年,伊朗已成为伊拉克战争的主要获利者,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已使美国负出了25000人死伤的代价。18个月之前,内贾德还只是一位不知名的德黑兰市长,他今天却成为反美反犹太复国主义的代言人,他是我们失败的一个原因,他代表了我们的失败。他拒绝了布什总统有关停止铀浓缩活动的要求、使安理会陷入分歧、嘲讽犹太大屠杀事件、呼吁消灭以色列、把美国赶出中东、恐吓逊尼派君主、使阿拉伯和伊斯兰群众团结在他的周围。内贾德是2006年的大赢家,因为布什、美国、以色列是大输家。

尽管《时代》是在褒扬内贾德,但以内外交困来形容内贾德目前的状况,恐怕并不为过。在伊朗国内,内贾德在“伊朗式中期选举”专家会议选举中遭遇了“滑铁卢”,而且有可能提前18个月下台。在国际上,刚刚被自己的传统盟友中俄“背叛”了一把,面临着国际社会的制裁,尤其内贾德针对美以的过激言论再一次引起了西方舆论的讨伐,甚至还招致了本来支持伊朗和平利用核能的埃及对内贾德有关成为核国家言论的不满。

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挡内贾德前进的步伐。尽管我们对他某些过激的言论不敢苟同,但这恰恰是内贾德爱憎分明、直言不讳的个性,他选择了一条与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截然相反、敢于与世界霸主抗争的道路,才让世界真正认识了波斯民族,才使伊朗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并不是依靠军事扩张就成为中东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之一,而这是此前那些所谓温和但又不愿意向美国妥协的伊朗领导人所无法做到的。

人们在追逐所谓的世界主流意识的时候,总是深陷于二战纳粹对犹太人大屠杀的历史悲剧,却忽视了现代的以色列人屠杀巴勒斯坦民众的“蚂蚁罪恶”;总是注重于美国贵族级大兵在伊拉克某一时刻悲壮倒下的“英雄史诗”,却忽视了在伊拉克战争三年当中,有数十万伊拉克无辜民众死于美国大兵或战乱的枪炮声中。

内贾德的那些“美英以将从地球上消失”的言论,那些致布什、默克尔、美国人民的书信,其实就是独具一格的“内贾德博弈术”及其“内贾德思想”的组成部分,内贾德只是在提醒那些还沉醉于西方民主和自由之中的人们,包括国家统一和发展还遭受美国肆意阻挠、国家至今还遭受美国制裁的中国民众,别忘了山姆大叔“阳光灿烂底下的本性”。

也许内贾德会破迫提前18个月下台,也许内贾德还可能倒在美国突然袭击的枪弹之下,但他留给世界的是一个永恒的不争的事实,这就是内贾德改变了世界政治格局。不管人们现在承认与否,没有内贾德的横空出世,伊朗仍然沉湎于历史长河中的“波斯帝国”,中国仍然走不出亚洲这片“井底”,俄罗斯仍然徘徊于北极的“熊窝”,欧洲仍然扮演“美国的二奶”,世界仍然笼罩于美国单极主义的阴影之中。

所以人们不难理解,连恨之入骨甚至还是保守派人士的美国人都在为内贾德打抱不平。《时代》周刊提出了美国人至今无法理解的问题,为什么内贾德成为美国失败的一个原因?为什么一个没有实权的人物只动用了他的言论就获得了这些胜利?为什么十亿穆斯林倾向于内贾德而不是美国?

然而,就是这个“2006年的大赢家”,就是这个“波斯硬汉”,却被联合国安理会23日一致通过的第1737号决议抛弃了,尽管内贾德把这一决议视作“一张破纸”。

●“波斯硬汉”照样抛弃世界

据伊朗《世界报》12月24道,在联合国安理会23日以一致赞成的方式通过第1737号决议之后,伊朗总统内贾德说,安理会将因为通过了制裁伊朗的决议而后悔,并指出他对西方错失与伊朗改善关系的机会而感到遗憾。同时,伊朗首席核谈判代表拉里贾尼宣布伊朗将立即进行铀浓缩活动。拉里贾尼说:“从24日早上开始,我们将开始在纳坦兹安装3000台离心机,而且我们将让它们全速运转。这就是我们对决议作出的回应。”

其实这一切都在德黑兰的意料之中,所以伊朗在第一时间以“安装3000台离心机并让它们全速运转”作出第一个回应并非一时冲动。精通毛泽东战略思想的内贾德十分清楚,如果伊朗表示出任何的软弱和退缩,都将可能成为美国对伊朗动武所下最后决心的增强指数,都将可能会重蹈当年伊拉克被美国军事占领的覆辙。

另据报道,

伊朗议会在27日投票通过了支持一项呼吁政府“修正”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关系的议案,此议案很可能会令伊朗减少与该机构的合作。议案中称,“在民族利益的基础上,伊朗政府不得不加快本国的和平核项目(研究)并且修正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合作。”

从目前看来,伊朗还不会马上中止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合作关系,但一旦各国开始依照联合国安理会第1737号决议对伊朗实施具体的制裁行动,德黑兰走出这一步就在所难免。如果美国在60天后继续推动最新的联合国增加制裁范围的决议案的话,那么伊朗选择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就不足为奇了。一旦伊朗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美国在伊拉克的大兵们就准备多写几份遗嘱了,战争的乌云将由伊拉克和阿富汗汇集到伊朗的天空。

我们注意到一个消息,美国白宫发言人科南特25日证实,美军近日在伊拉克逮捕了4名伊朗人,其中2人因有外交豁免权已被释放。他宣称,这4名伊朗人是近日驻伊美军在对反叛武装进行常规打击行动时被捕的,尽管调查尚未结束,但美方怀疑这起事件将进一步证实伊朗插手伊拉克冲突。报道称,伊拉克总统塔拉巴尼的发言人已对美军逮捕上述4名伊朗人提出抗议,并称其中2人是应塔拉巴尼邀请来到伊拉克工作的。这一事件有可能使因伊朗核问题已十分紧张的美伊关系更为对立,也将使美国、伊拉克和伊朗三国的关系更加复杂。

在我们看来,美国人以“常规打击行动”去逮捕有外交豁免权、而且还是伊拉克总统邀请到伊拉克工作的伊朗人,恐怕不会是美军情报无意出现差错的问题。显然,一方面,华盛顿试图以此打击德黑兰在伊拉克的影响和气焰;另一方面,借此警告伊拉克政府别过分依赖伊朗,以免德黑兰名正言顺地以“外交豁免权”和“全面帮助伊拉克”的名义参与到伊拉克事务中来。当然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公开制造伊拉克趋于紧张的气氛,为刚刚结束对伊拉克访问、与伊政府达成“广泛的战略性共识”、准备提出增兵伊拉克方案、美军正在向海湾地区增派海军以便向该地区所有国家表明“美国将在海湾地区长期呆下去”的新防长盖茨这一“中东新视角”提供更广阔的战略视野。

布什需要盖茨的“中东新视角”以挽救自己的政治声誉,也需要告诉主张撤军的民主党和选民们,伊拉克问题不仅仅是伊拉克的国内问题,还有美国在中东最大最危险的敌人伊朗以及伊朗核计划的问题。美国在伊拉克增加兵力和长久驻扎,既能够维护伊拉克的安全局势,又能够遏制伊朗的核野心,关系到美国在整个中东地区的生存和地位问题。

从目前盖茨上任前后的言论及动作来看,这位曾经效力过老布什的前中央情报局长,正在发挥他配合老布什一起撕碎前苏联的不凡功力。人们将会看到,盖茨在伊拉克问题在中东将让全世界领略到盖茨式的“新视角”。

就在盖茨在全力拓展他的“中东新视角”的时候,我们还注意到一组数据,美国国防部截至12月22日的统计,美军自2003年3月伊战开来的死亡人数为2957人。截至12月26日的最新统计,美军已有2969名士兵死亡,逼近“”2986人的遇难人数。不同寻常的是,在联合国安理会第1737号决议23日通过后的四天之内,已有12名美国士兵死亡,而且几乎每天都在给美国国内传回噩耗。

这就是德黑兰要告诉华盛顿怀疑伊朗在伊拉克能力的一个答案,也就是我们在12月25日《布什久违的“圣诞快乐”》中所评述的:美国的确如愿得到了这份2006年美国外交唯一值得炫耀的“圣诞礼物”,但它要付出的恐怕不仅仅是放弃一部分世界事务话语权的代价,而且从此以后,被中俄欧美狠狠地煽了一个耳光的德黑兰,将会在整个中东乃至全世界让美国“加倍解释”这份侮辱。

内贾德还要告诉华盛顿:被世界抛弃的“波斯硬汉”照样可以抛弃世界而继续自己的核计划,尽管“一张破纸”其实意味着世界更需要“波斯硬汉”。

●北京左右开弓“无毒不丈夫”

我们注意到,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12月23日关于伊朗核问题第1737号决议的表决中投了赞成票之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就此表示,中方一贯支持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反对核武器扩散,不希望中东地区出现新的动荡,并坚持通过政治和外交努力,以谈判方式和平解决伊朗核问题。他说,我们希望决议得到认真执行,同时认为制裁不是目的,也不根本上解决问题。

人们当然还记忆犹深,这是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10月14日通过的关于朝鲜核试验问题第1718号决议投了赞成票之后,第二次对自己现任的传统盟友“痛下毒手”。

与朝鲜核试验既成事实不同的是,对伊朗的核武计划仅仅还是一种猜测。难道北京不担心与伊朗的传统关系蒙受巨大的损害?这种损害不能排除,但北京显然是胸有成竹的。我们注意到,自朝鲜7月5日进行导弹试射以及10月5日进行核试验之后,北京在对待伊朗核问题的态度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这主要基于不排除伊朗是朝鲜导弹试射和核试验背后的“神秘推手”。此外,北京还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

一个方面,就是中伊经济合作关系不会因此而遭遇破坏。在第1737号决议表决的头两天,中国中海油母公司还证实,中海油总公司已经和伊朗签署一项新的总额达160亿美元的谅解备忘录。伊朗的能源不能在踢走“日本帝国主义”之后,还要把世界上最有潜力的用户“红色中国”也给蹬掉吧,“伊朗-巴基斯坦-中国或印度输油管线”这一世纪工程可是“千秋功业”,“中巴能源走廊”的合作者中还包括伊朗在中东最大的“不同政见者”沙特,伊朗总不能靠着“打倒霸权主义”来支撑自己的国民经济。同样的,莫斯科在投票之前也充分考虑了俄罗斯在伊朗的经济利益。

另一个方面,不管中国和俄罗斯是否反对制裁伊朗,伊朗都将坚定不移地继续自己的核计划。显然,一个对伊朗无关痛痒的制裁决议,不但有利于中俄赢取未来在中东的话语权,而且对未来可能引发的中东核竞赛也将产生震慑作用。

正是把握住了伊朗这一心理状态,北京决定“迎合”华盛顿。由此一来,华盛顿又欠了北京的一大人情,不得不继续充当伊朗的“守护神”和伊拉克的“留守男士”,甚至还不得不考虑在中东和平进程谈判小组中为北京安排一个“办公室”。况且,北京已经成功地在12月14日至17日为巴以主持了一次“巴以中东和平(北京)会议”,而此前中国外交部长助理翟隽也成功地分别访问了巴以。如果北京神奇般地在巴以和平进程中独树一帜,为解决巴以这两个宿敌的恩怨情仇带来真正的曙光,那么以美国为首的谈判小组岂不是无颜面对世人?

今天的北京,已经不是去年见到德国女总理默克尔还害羞得脸红的毛头小伙了,而是成了在全世界到处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不同的是,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渴望与倡导和谐世界的中国“既求曾经拥有,更求天长地久”。

其实,北京最新的魅力之一就在于高深莫测的对朝鲜和伊朗左右开弓“无毒不丈夫”。

●“中国智慧”是真正的“霸主杀手”

我们曾在12月7日《“波斯硬汉”的烦恼》中这样评述:如果这次北京不否决这份对伊朗无关痛痒的联合国制裁伊朗的决议,那么这将预示着北京在伊朗核问题乃至全球战略,将以一个更趋务实的方式和全新的视角,去实现自己的国家利益最大化。

我们一直认为中国是伊朗“最后的杀手锏”,但中国在伊朗核问题中如何游戏,首先取决于中国的国家利益和全球战略,而且,中国不在乎美国对伊朗采取外交、制裁、武力等任何一个选项,现在也不是伊朗核问题的最后冲刺阶段,午宴刚刚上了第一道菜。必须强调的是,也就是我们在2月17日《伊朗的黎明静悄悄》中一直强调的观点:北京“中东新战略”的目标之一,就是把华盛顿逼至死角,打不是上策,不打也不是滋味,让美国在伊朗核问题上骑虎难下,永远被钉死在中东的泥潭里。

由此一来,人们就不难理解北京本次对制裁伊朗决议投赞成票的意义所在,既为了维护联合国安理会和国际核不扩散条约的权威,又考虑到这个制裁决议实际上对仍然被美国一直制裁了27年的伊朗无关痛痒,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就是伊朗核问题的缓和不符合中国的全球利益。

在中国的全球战略中,伊朗核问题是中国真正在国际重大政治事务中展示影响力的第一个最具重量级的砝码。人们没有忘记,就在一年之前,安理会“五常”中的四大巨头以及德国新总理默克尔的“三顾茅庐”,才将“第一次进城”的中国人邀请到了伊朗核问题的“贵宾室”。完全可以这样说,当时的北京压根就没敢想过这一不经意的“青春冲动”,竟然成就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种种“风流韵事”,而正是这一“歪打正着”,中国在朝鲜半岛、东海问题、中亚角逐、印巴纠纷等诸多国际热点问题上,拥有了更大的影响力和更多的发言权,尤其在中国“永远的伤口”台湾问题上也减轻了不少的隐痛。

不难理解,这个目前仍然被排除在中东和平进程门外的“五常”之一的“被歧视者”,当然要好好掌控在伊朗核问题这个“生杀大权”。尽管这次中国对伊朗“痛下毒手”,但已经在国际事务中经历过无数次惊涛骇浪的“中国智慧”,目标的指向仍然是始终没有放弃对中国牵制和围堵并对中国的和平发展设置种种障碍的世界霸主。也就是我们在11月6日《布什的“肺腑之言”》中所评述的:最不应该忽视的是,谁可曾看见过美国支持联合国去制裁自己现任盟友的先例?唯有以十三亿民众利益放在第一位的中国“敢为天下先”,这无疑也给华盛顿带来了一个更巨大的震撼:北京在原则问题在关键时候连朋友都敢“痛下毒手”,对于敌人就更是毫不留情了。

这份联合国安理会第1737号决议,与其说是给华盛顿长了“一把威风”,毋宁说是助了准备长驻并计划增兵伊拉克的华盛顿“一臂之力”。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国防部长盖茨26日签署了命令,美军将在新年后向邻近伊拉克的科威特增派一个旅的兵力。从美国的战略来说,即使伊拉克局势得到缓和或者美军最终撤离伊拉克,但只要伊朗核问题得不到真正的解决,美国就永远无法在中东逍遥自在,况且现在还多了一个“新伊拉克”阿富汗,“美国中东特区”以色列身边的黎巴嫩真主党也已经恢复元气,随时都可以跟伊朗南北呼应。

我们还注意到,美国国家科学院25日公布一份报告认为伊朗核问题根源是这个中东国家正面临严重石油危机。报告预测,尽管伊朗是世界石油出口大国,但是到了2015年,伊朗石油出口收入将减少到零,伊朗经济面临全面崩溃危机。伊朗之所以不顾国际社会施加巨大压力,执意发展民用核能,其真实目的可能的确是着眼于国内能源需求,不是为了制造核武器。基于上述判断,报告认为西方国家很可能误读伊朗核计划。

在我们看来,即便这份报告的推测是正确的,而且本来至今也没有依据能够证明伊朗是在研制核武器,但华盛顿却宁愿将错就错地“误读”下去,因为这符合美国的中东战略利益。同时,在第1737号决议通过之后,伊朗核问题未来走向能否峰回路转,关键还是在于中俄战略上的必要性和灵活性。目前看来,以伊朗核问题这个棋子,继续调动美国在中东地区乃至全球的千军万马,仍然是中俄全球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从抛弃了“国际主义精神”抛弃了盟友伊朗的中俄“游戏”第1737号决议的前前后后,似乎闻到了一股“霸主杀手”的“另类味道”。当然,伊朗核问题还不能完全成为“世界霸主”美国霸权主义的最终坟墓,但无所不在的“中国智慧”必然是真正的“霸主杀手”。

“霸主杀手”真的抛弃了“波斯硬汉”?世界真的抛弃了“波斯硬汉”?恰恰相反,中俄的这一招数既保护了内贾德,也增强了自己在中东乃至世界的影响力和发言权,逐渐地把“霸主杀手”的本色展现在世界霸主的面前。未来的走势将会找到这个答案。

网站建设
个人怎么做小程序
蛋糕怎么做活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