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星月】伊人如昨(小说)

2019-09-14 08:38: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明石】
别和我扯那些大道理,我就是一块石头。一块会行走会说话的石头。我从太古前一路走来,跨过无尽光阴、经历过无数风雨,拥有不朽的意志!打不倒的石头,那就是我!
你一定没见过一块长了脚的石头,我也没见过,我能活得这么久,就因为普通。没有长脚确实是有点儿遗憾。不过,也不能这么说。有次我见到一个没腿的女孩,当时她在哭。我问她,你在哭什么啊?
她说,她要回家找妈妈,她的妈妈因为她失去双腿而抛弃了她。
我问,为什么你会失去双腿呢?
她说,因为她不听话,趁妈妈不在想要出去玩儿,结果刚出法阵就遇到一头苍狼。结果——腿没了。
我说,别哭,你的腿还在!只是……它进了狼的肚子,我会帮你找回来。
那个傻丫头还真信了。我必须澄清,我不是一块擅于骗人的石头。可我觉着,总要给她点儿希望,哪怕那希望是另一种绝望。呃……刚说到哪儿了?哦——没腿,对,没腿的女孩儿还在哭。
我问她,你怎么又哭了?
她说,我没有腿了。
我说,我也没腿。
她说,你骗人。
我说,我从来不骗人。
于是,那个女孩笑了。希望她不是幸灾乐祸于我是没腿的,我情愿相信她将我当成了同类。她一笑我才发现,她是个——瞎子……那一刻,我有种冲动。我想告诉她,我只是一块石头,一块没腿、没感情、没眼泪的三无石头。
她抚摸着我,又哭了。她哭着说,你连手也没有。
是的,从那天以后,我被她征服了。确切地说,我是自我驯化了。我知道人类有种品质叫叫善良,我成了一块拥有人类优良品质的石头,一块被七情六欲所左右的石头。若是那些混沌老友知道我变成这副德性,定会觉得我丢了他们的脸,会瞬间远离我。管他呢,反正我不在乎!那之后,我便成了那个小累赘的累赘。
有一次,她问我,我那么喜欢你,你喜欢一下我,就不行吗?
我的混沌神们,你总不能这么直接吧,你总不能这么伤人吧,你总要知道作为一个混沌灵也是有自尊的好吧。你这么肆意的践踏我的……真的很爽吗?
我果断拒绝了她,我说,不行!
她追问,为什么?
我说,我还是个孩子,还没长大。等有一天,我可以笑傲宇内,我要治好你的眼睛。我们会去你最想去的地方、吃最好吃的、玩儿最好玩儿的,我会让你明白,我很在乎你!
在乎这个词儿,是我最先领悟到的最有深意的词汇。在座的诸位,你们感受过被在乎吗?我感受过,虽说那种感觉很令人头疼。不过,经历过之后再回望过去,你会觉得那种滋味儿还算不赖,真是苦辣酸甜咸五味俱全。若是道大菜,或许还真不是味儿,但人生本就是道大菜,所有配方攥在你手里,就看你如何调配。你怎么对待它,它就会怎么对你、你想让它变成什么,它就是什么。你置之不理?呵呵,我只能说,你品出什么便是什么,但是,无论结果如何,你都得学会接受它。
爱,这个词儿最好不要轻易出口。因为那有可能结束一切,也有可能开启另一段美妙的经历。作为无所不能的石头,我也只能将这个词儿放在心里。我所能传达的,只有在乎。记住,在乎是无条件的,从来不需要回应;爱情在很多时候都是有条件的,有条件就需要回应。我害怕回应,所以,作为最强大的石头,我不得不承认,我不如你。但你要小心,爱便如同烟雾,散了还是会回到从前。也或许到那时你会发现,所谓的在乎,原来也是需要回应的。需要回应的在乎,还是在乎吗?也只能说,因为在乎而在乎。如此下去,情感这种东西也只能带给人……呃……不提也罢。
我是很在乎她的,我立志要成为一块有温度的石头。我再重申一遍,是有温度,而不是温暖。因为,有时候,一味的温暖也会让人厌烦。你期望一块石头整天温暖,那只能说,你是在做梦!
噢,说到这儿,我好象忘了要说什么。但我还记得自己要说的好象与年轻女子如何对待爱情有关。真是羡慕玄天族,这样的话题在人族是会被禁的。那些个老古怪们总是能用一堆的规矩限制别人、整天以是非对错指责着那些被规矩所缚者,而自己却活在规矩之外。相比之下,鬼族女子的命运会好很多。
有次,我问一位鬼族女子,你认为自己的这么强硬,男人会对你产生爱情吗?
那女子气愤的说,我如此妖艳、又是独身,我敢说敢做,我比那些男人强多了,男人怎会没兴趣!只是……兴趣和爱情好像关系不大。算了,暂退一步,我希望自己能变成一枚灵石,等待一个男修来肆意吸取我的能量。
这种鬼话,作为一块有智慧的石头是不会相信的。我能想象,那个觉得占了大便宜的男人,几天便会成为一具行走的活骷髅。
我又跑题了吗?噢,总之,我带着她从上古一路走来。什么……我们都去过什么地方?这么说吧,从上古前的十万星域到上古的三千残域,我们都去过。
当然,这期间,我也难免空虚寂寞冷。我要无数次的等待小主人转生。本来,我也想着,趁她入冥界时,可以去那儿转一圈儿。可是,我和你一样都很讨厌那儿的气候,那里真是糟糕透了。连一块石头都受不了的地方,真不知道冥人是怎么活下来的。也许是活着太艰难了,所以冥人才想着从那片阴暗之地钻出来吧。
这次,小主人来到贵地是肩负使命的,我要助她驱除黑暗的入侵,誓死护卫百族!别笑!人族小子,就说你呢!放下你那貌似与生俱来的疑心之症,别总以为真正高大上的东西不存在。告诉你,正能量可以打倒一切敌人!可以将黑暗彻底驱除!别和我说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我反对这说法,一直说着向往光明的人,多半躲在灰色地带,灰色地带不需要光明,同样也没那么黑暗,他们自身便是黑暗的一部分。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说什么正能量,你?不是跟着起哄就是释放哀怨的小角色罢了!
对了,请各位记住我的小主人,她便是白夜行走!别小看我的小主人,若是哪天你在街上看到一个将腿放在头顶讨饭的小丫头,记着丢几块元石,少不了你的功德。对了,那地上的碗就是一个大法器。别忘了仔细瞧瞧,我可能正在那碗里打盹儿。

【白夜行】
孩子,别听无明胡说。老太婆我,已经老了,老了自然就啰嗦,要听我讲以前的事儿,想来你的耐力是足够的。
我记得很清楚,那件事发生在三万年。当时,玄天城办了场群英会,也就是名字听来响亮,实际上就是面向各域吸纳强者。群英会倒没什么可说的,不过是域内域外的年轻强者斗法的大会而已。我想,你和我一样会对那些外来强者有兴趣。
我所说的外域指的就是颢天域以外的三千域。三千域在道则健全的时代,所有种族同样力争上游,那时的修行者不依靠预言便能看得见自己的未来,资源的积累也能支撑大量的消耗。而到了末法时代,一切都变了,私欲充斥了人心,各域内暴乱迭起,诸域之间又相互征伐,道则缺失在所难免,有些域界的道则已近毁灭边缘。凡界连年战乱,修行界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
三千域内,各族在与异族交往时,无道义之攻伐时有发生,能于乱世之中力挽狂澜,能依靠的只有力量。这种状况之下,各大族便更加重视精英子弟的培养,那些后起之秀在族中拥有着无上权威,为了追求力量,往往不惜发动族战。于是,一轮轮新的征伐频频出现。这些与颢天所畅行的万灵共存的神圣之道完全相背,也许在冥冥中那些守护颢天域的执念之灵感应到了诸域的变化,在末法来临之前,诸位守护之神便令颢天域隐入了虚空,从而保全了颢天道则不被诸域吞噬。
有个域界名为图然,图然域的首领尝试着统治了一些域界,令那些域界归于太平。同时,图然也面临着诸域的反抗者组成的补天联盟的反击。这场战争持续了数千年,最后在末法一千年左右,双方达成惜战誓约。当然,这是份不平等的誓约。其中明确约定补天盟所有成员必须撤出图然所制域界。令人不解的是,补天盟的主事者应下了这个条件。此事令我费解至今,不过,我有个猜测,这补天盟主绝非真实身份,不然,为何补天盟走出域界之后便解散了呢?
这时光之河中有着关于这世间的一切的线索,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可在如此漫长的时光之河中找到那段隐秘,却是难上加难。你看,那三千残域的流光是那么微弱,即便是找到,那也不过是一粒微尘罢了。只是,不知为何那微光在我的眼光总有熟悉之感。时光之主也不知我是如何现身颢天域的。既然不能确定我从何而来,她也只能派人暗中注视着我。
我不知从何而来,记忆中只有那片上古森林,那时我刚刚化形,母亲每天都对我念叨,不要走出法阵,外面很危险。我的家就是一座法阵,我的父母因为修行只能弃我于不顾。后来,我的腿被苍狼吃掉了……现在想想啊,吃掉便吃掉了,也没什么,活着——怎么着不是活着?
对于生命,我有不同的理解。活着才是终极目的。这个想法,也是在认识无明之后才产生的。无明给了我太多,关于那些人间情事,我也看开了。百族中的生灵没有石头,即便三千残域也没有一块这样的石头。所以,我便想,无明与所有生灵的差别,仅仅是外形的差异,那为何不能将他当成普通生灵来看待?
那一年,我失去了双腿,是无明给了我力量。那时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我问: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他说:我是纯爷们儿。
我问:那你能永生永世照顾我吗?
他说:你还不懂这照顾的深义,若是一生一世,我会答应你。但也是陪你走一段你不方便走的路。等你遇到能伴你终生的人,我嘛,还是做一块无忧无虑的石头更自在。
我问:你是嫌我累赘吗?
他说:怎么会?你就是我的妹妹,呃——那些人族好象都是这么称呼的。能学着当好一个哥哥,已经让我很为难了。
我问:我们能像爹和娘一样,永远不分开吗?哪怕是你抛弃我,也可以两个人一起决定?
他没说话。是的,那次,他变成了沉默的石头。
沉默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因为他是一块耐不住寂寞的石头。他总能讲些让我开心的事,他说他去过三千残域,说了很多不错的地方,还说要带我故地重游,我便应下了。有他在,就够了,去哪里又有什么关系?
在我眼中,他是一块性格百变的石头。有时他很暴力,以魂力带着我冲破强盗的包围;有时候呢,他又很无聊,弄来一只破碗,让我坐在街头乞讨,然后,他便躺在碗中睡大觉;也有时,他突发奇想,说是我们去卖艺吧。于是,我们在人群中表演让石头说话的日戏、当然,还可以让石头唱歌、还有什么打呼噜、打嗝、放屁等等,他的鬼主意真是层出不穷。
有一次,我们去了人族地界的丞天城……在一座别院中,我们遇见一个很特别的人。我问无明:来这儿做什么?
他说:有个孩子要降生了。
我问:你怎么知道?
他说:我哪儿知道,不知为什么,一切都像是命中注定。我也想抗拒,但,这事儿要是不办,我会死得很难看。
我问:那孩子很重要吗?
他说:也许吧——
他忽然有些惊慌地对我说:如果,从今以后我不能照顾你了,你该怎么办?
我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在我的认知中,这样的事永远也不会发生。我不知那孩子为什么要将无明从我身边夺走,但我有种感觉,那或许是这世间最重要的事。毕竟,在以前的某一世无明曾为了我杀死过一位仙,当时他远没今日这般不淡定。人生在世,有些事,该来的总会来。即便是我心中有无尽的感伤,我也不能阻止他的决定。过去的无数时光之中,他从未拒绝过我的任何要求,而他认真做的唯一一个决定,却可能是永远离开我。
我说:我和你一起进去吧。
无明摇头,他说:这是个迷局,说了你也不懂。
我说: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懂?
他道:你懂了,就不快乐了。
我说:我不要快乐,我要知道你为什么离开我。
他道:那不重要,只要你过得开心快乐就好了。
我说: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
他道:不是人,是一条命运之线,身在这规则之下,我没法儿逃。与你相遇,让我摆脱了那条线。如今,终于又回到这里了。也许,这便是我的命,哪怕是死,我也得面对。
我说:不!你要为我活下去!没有你,我不会快乐!
他道:也好,我会尝试摆脱。
他将我藏在廊道的阴影之中,而后他向旁边的房间跳去。也许这里没有男人的原因,房间的窗子就这么敞着,我能看得见,窗子里有位正在生产的女子,女子已痛得声嘶力竭。无明跳到床边,便是那稳婆也毫无察觉……
不知过了多久,那稳婆兴奋的喊着:生了,生了,是位小公主!
那女子道:素娘,小点声儿,小心神隐者听到……
稳婆道:素娘记下了!可这孩子还没有名字呢?
那女子道:我希望她平安长大,到那时能够应下一份倾天的差事。便唤作应娘吧!
稳婆道:素娘记下了!
……
无明终究没有抛下我一个人。我们离开时,他又如以前一样爱说爱闹的。这些年,我长大了,他却还是老样子。用他的话说,这便是时光的魅力。
我问: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他道:那道灵转生时被抹掉了记忆。
我问:道灵为什么要转生?
他道:虽说这是宿命,但身为道灵却想在未来的时光里拥有一个好位置,可该经历的总要经历,这一次,隐于暗处的那位掌控者和我一样都没想到,这女婴的灵魂这么强大。
我问:是好事还是坏事?
他道:是好事也是坏事。
我摇头。
他又道:这个孩子长大后,将会带给这世间一个惊喜、也可能是——噩梦。
无论是惊喜还是噩梦,与我们没关系了。无明因她摆脱了命运的枷锁,他再也无需在意那位暗中操纵命运的神。在那位命运之神的规则之中,无明已然消失。这本是幸事,可无明却很失落……

共 505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逗跌构筑的世界总是宽广而玄妙,这次神奇的想象力附着在一块石头上,他没有腿、没感情、没眼泪,可是因为一个抚摸,他“自我驯化”了!这是绿萝非常感兴趣的地方:我们的皮肤其实非常渴望另一个生命的抚摸。当你爱了,你会对另一个生命提出要求,“你喜欢一下我,就不行吗?”这就是天道人常!逗跌用简笔画的形式勾勒出了爱情发生的过程。可是他又对爱情有深入的思考: “爱,这个词儿最好不要轻易出口。因为那有可能结束一切,也有可能开启另一段美妙的经历。” “我立志要成为一块有温度的石头。”但这温度不是温暖,他认为温暖也会让人厌烦,他只想表达对另一个人的在乎。这明明是别扭的,矫情的,可也是真实的。另外,借一个鬼族女子的话,说出“兴趣和爱情好像关系不大”, 这又清晰地界定了“在乎”远远高于兴趣。所以,混沌灵无明的爱情是真切的、真挚的,他只是不想承认。因为当爱情真的来临的时候,就真的是一种让人绝望的欲罢不能,还有对不可知未来的惧怕。那么惧怕怎么办呢?还是活在当下!于是一块石头和一个无腿的姑娘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他们把一切事情包括乞讨都当作玩耍。 这就是爱情发生时的且歌且乐,放浪自由。跟人间故事对比,这一节尤其动人。应娘是另一篇故事里的主角,这里就不多说了。逗跌的故事纠缠太多,可以从他的长篇里边慢慢梳理。绿萝推荐此篇,同时弱弱地问一句话:你被别人在乎了吗?你是否渴望被别人抚摸,实现自我驯化?【特约编辑:一枝绿萝】
1 楼 文友: 2018-08- 0 07: 2:41 石头都能回应,我们更当善待一切生灵!
2 楼 文友: 2018-08- 0 07: 7:29 作为一个独立的短篇,白夜行那一段有点欠斟酌,因为它是以老人回忆的口吻写的。与全篇阅读的舒适感来说,略略有点违和。个人浅见!
 楼 文友: 2018-08- 0 07:4 : 欣赏老师的精彩小说,感谢支持星月。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4 楼 文友: 2018-08- 0 10:56:28 唉,每一次看你的小说我就头疼,我写了一夜了,想睡了,只看了前一个,正好我刚刚贴了一个说说:我想对你说,人生的错过,不是我的错。我遇到的第一个人是你,请人记住,你不会遇到第二个我! 只码字,不管事,不问事,不惹事。小孩中暑怎么办
老年人尿失禁的治疗方法
孩子经常流鼻血
女性晚上多尿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