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星武狂潮 第0162章 扑朔迷离

2020-01-17 19:16: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星武狂潮 第0162章 扑朔迷离

对于罗宗臣来说,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

天罗府大本营所在,已经被封锁起来。

然而,警戒线外,仍然聚集了大量闻讯赶来看热闹的人们,对于这千炮齐发而形成的满目苍夷的天空,指指点点,啧啧称奇。

罗宗臣就混在这样的人群当中,看上去并不起眼。

然而谁都不会想到,这名表面身份是中学语文老师的西装革履的男人,其实是希望星五大势力中天罗府的府主?

当然,就目前这种情况而言,他这个府主已经几乎成了光杆司令。

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总算是有一些正在执行暗杀任务的杀手来不及赶回来开月度总结大会,因而逃过一劫。

然而,天罗府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别说重新占据五大势力之一的位置,能不能重建都是一说。

国文造诣颇深的罗宗臣,这时候竟然找不出适当的语言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突然莫名其妙就想到了代表着天罗府府威的府主令牌,上面龙飞凤舞写着一个“干”字。

这个“干”字,其实暗有所指,加上“一”,就成了“王”,其中“一”代表的就是天罗府府主本人。

所以,某种程度上,这个“干”字代表着天罗府府主罗极道内心深处的野望。

然而此刻,想到了这块令牌上这个字的罗宗臣,真的只想读出这个字的本意,那就是——干!

沉着脸庞,默默在心里爆了粗口的罗宗臣,最终默默地转身离去。

悲痛,有一点,但不是很多,他现在心中更多的是恐惧,恐惧该如何跟**了母亲生下了自己的罗极道交代。

可想而知,借着假死隐于幕后的罗极道知道这件事,必然会勃然大怒,而这样的怒火,势必会发泄到他的身上。

而现在这件事情如此沸沸扬扬,罗极道肯定已经知道了。

更加让他恐惧的,是隐藏在罗极道后面的那位真正的大老板。

不管怎么,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罗宗臣默默思索着该如何对这件事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中央光脑拥有自我意识?这样的事情别说不可能发生,就算真的能发生,又凭什么要针对天罗府?

所以,相比之下,罗宗臣宁愿相信,是有超级黑客黑进了号称永不可能被黑进去的中央光脑,进而对天罗府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然而,有一件事情解释不通,从视频画面中可以看出,在数以千计的太空炮降落的时候,天罗府的防御系统根本没有激活启动,这才是让绝地要塞内的众多杀手都来不及逃脱的最重要原因!

而天罗府大本营本身的络系统自成一体,从建设之初,就杜绝了连接公的可能,为的就是防止有黑客侵入防御系统。

所以……天罗府的防御系统,是被天罗府内部的人关掉?

天罗府中,出了叛徒!

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

这样的念头出现在罗宗臣脑中,一时挥之不去。

而对于罗宗臣来说,这无疑是一个短时间内解不开的误会。

……

因为这件事情产生误会的并不只有罗宗臣一人。

此时此刻,霸业会总堂,一栋只有霸业会真正的高层才有资格进入的“龙图阁”建筑中,气氛沉凝。

孙先生、“恶煞”孙贵以及“毒士”龙骞,乃至其他一些干部,这时候围桌而坐。

他们的目光,都是落在一段投影画面上面。

这些画面,比媒体和络上流传的画面更为精细,也更为多元。

在一颗没有受到控制的卫星的拍摄画面中,许许多多的卫星无声而整齐地开始有推进动作,调整方位的同时,一根根太空炮的巨大炮管伸出了出来,而且瞄准了同一个坐标……最终,一道道蕴含毁灭威力的白光,轰向了同一个地点。

随即,画面切换,显现出来的是中央光脑监控中心里的监控画面。

先是有人发现了中央光脑的异常动作,很快所有人都变得慌乱,紧接着监控中心的最高领导也是赶到了现场,立刻行事自己的权限,想要终止中央光脑的动作,然而大屏幕上竟然出现了“权限不足”这样红色字样,顿时令这名最高领导都是瞪大眼睛,汗如雨下。

最后,画面再是一转,显现出来的正是数以千计太空炮如暴雨倾泻覆盖天罗府绝地要塞那片区域的震撼场景。

哔!

画面结束,孙先生环视一周,神色平静道:“你们怎么看?”

所有人都神色凝重,因为这样的事情既然能够发生在天罗府身上,就有可能发生在霸业堂身上!

中央光脑,乃是人类计算机领域的最高成就,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才制造出来,整个人类世界就只有两台,一台在地球,一台在希望星,经过无数实践,最终证明,这是公认的不可能被黑客攻克的超级电脑。

正是因为中央的安全性,人类才十分放心地通过它来维持两大星球的络正常运转!

两百多年来,中央光脑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错误,更不用说像这次这样,发生如此严重的恶性事故!

“已经很明显了,中央光脑已经不再牢不可破,有人已经可以通过窃取其最高权限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一名干部摇着头说道:“现在方面已经紧急召集了拥有权限密匙的五人,人工获取了中央光脑的最高权限,将其调整至安全模式,进行严密的自检,而拥有权限密匙的五人也已经受到极为严密的审查,看样子是准备从他们之中找替罪羊了——无论如何,方面都不可能承认中央光脑有被攻破的可能,否则必然会在民间引起莫大的恐慌。”

说到最后,这名干部的嘴角已经是毫不掩饰地流露出讥讽。

其余许多干部也是纷纷点头,和左右低声议论,认同这种说法,继而内心深处生出极大的担忧。

“事情可能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孙贵突然出声。

“毒士”龙骞看上去就像古代的文士,此时闻言神色微动,目光中有异色闪过,道:“孙堂主,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在霸业会中,孙贵是刑堂堂主的身份,故而在霸业会内部,其余人都会称呼他为孙堂主,连龙骞也不例外。

而某种程度上,龙骞对他这样的称呼,代表着的其实是一种十分微妙的隔阂。

“的确。”孙贵平静而坦然地说道,随即话锋一转,说到了一件毫不相关的事情:“就在不久前,我的儿子孙晓死在了一艘蛇船上。”

在场很多人都目光交错,这件事情孙贵虽然有意隐瞒,但在座的都是霸业会的高层,收到风声并不奇怪。

孙晓的死,让一些人惊讶,然后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霸业会的组成十分复杂,分为数个派系,如今孙系坐大,独占鳌头,不代表其他派系愿意永远臣服,都只是在静观其变等待机会而已。

所以,很多属于其他派系的干部的心中只是可惜,为啥出事的不是孙系之中更加优秀的那几个后辈?像孙晓这样的二世祖草包,死掉一个对于孙系来说真的没有多大动摇。

不过,孙贵在这个时候提起孙晓的死,着实是让在场很多人觉得奇怪。

可是很快,他们都纷纷变了脸色。

因为孙贵开始讲述自己登上那艘蛇船之后所发生的时候,他们这才知道,孙晓撞了大运,居然是惹到了断罪的那尊女杀神头上,而且舒清竟然是以元婴的姿态出现!

然而真正让他们彻底色变的,是孙贵离开蛇船后所看到的景象——所有磁浮舰失去控制,一尊尊太空炮彼此相对,似乎只要对方一个念头,就会万炮齐发!

所有人都瞬间联想到了之前发生的恐怖事件,将两件事对比了起来。

这一对比,就让在场众人都得出了一个让他们觉得毛骨悚然的答案。

“你的意思是说,让天罗府遭受灭顶之灾的,是断罪?”一名大腹便便的干部忍不住问道。

“或者说是舒清,才会更恰当一些?”龙骞目光饶有深意地看了孙贵一眼,突然说道:“如果说,断罪是以黑客手段制造了这一切,那舒清其实没有必要亲临希望星,所以,很大可能,造成这一切的,就是舒清本人——就如同她在蛇船上能够无声息地控制外面的磁浮舰一样,她也能无声息控制中央光脑!”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轻轻吸了口气,说道:“舒清应该没有那么高深的黑客技术,所以由此可以进一步推论,能够将这种不可能的事情化为现实的原因,在于元婴强者本身!”

此言一出,房间里顿时响起了密集的倒抽凉气的声音。

因为这实在太过骇人听闻……元婴强者,竟然有这种匪夷所思的能力?

不过,依照龙骞的分析,这个猜测真的有一定的成为事实的可能性!

“不错,这也正是我想说的。”孙先生赞赏地看了龙骞一眼,环视一圈,说道:“虽然这件事情并未完全确定是否跟舒清有关,但是小心无大错,这件事情,列为霸业会最高等级机密,除了在座的诸位,我不希望在霸业会内部听到类似的风声。另外,对于断罪,我们霸业会从现在开始,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尽量不要与之发生冲突,忍一时风平浪静。”

“是!”

众干部立刻神色一整,心里都知道,如果天罗府的覆灭真的跟舒清有关,那世人对于天境上品武者的认识将会彻底刷新,拥有的破坏力,足以抵得上数十尊天境中品武者加起来都不止!

对于这样的存在,在未拥有能够与之抗衡的力量之前,还是不要招惹为妙!

霸业会的根基虽然是在希望星,但地球这样一块大蛋糕,霸业会也不会视而不见,暗地里在地球的东西联邦之中,也是扶持了一些大大小小的黑道势力。

尤其是孙系意外的其他派系,在这方面下的功夫更要多些,为将来颠覆孙系做根基准备。

而这些黑道势力,恰恰就属于被断罪盯防的对象!

在座之人都不是傻子,孙先生言下之意,是准备让地球上的势力都偃旗息鼓一些了。

虽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在座的人都还是知道什么是大局为重,眼下的断罪,就是一直摸不得屁股的老虎,如果舒的有那种能力,一旦惹她不快,再度万炮齐发,谁也不能保证霸业堂会不会像天罗府一样顷刻间灰飞烟灭。

一想到这儿,很多人都不禁再度感慨,修炼出了传说中的元婴的天境上品强者,简直就是在开挂!

武道发展至今,从未有哪一个武者,能够依仗武力产生这样的威慑力!

武道,某种程度上说已经是凌驾于科技之上。

幸好,当今世上并非只有舒清可能有这种能力,还有武贤陈琛能够牵制住她,否则,以那疯女人的性子,在毫无顾忌之后,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如此一来,一些人心中不由更加有些庆幸,如果没有孙晓这番做死的行为,恐怕谁都不会知道元婴强者会有这样恐怖的能力,并不只是让速度变快这么简单!

只可惜……无论他们还是龙骞,乃至孙贵和孙先生,都彻彻底底想错了。

因为,无论舒清还是陈琛,都没有这样逆天的能力。

这种能力,只属于一个他们或许听过但根本没太放在心上的名字……

班铭!

“接下来,我准备闭死关一段时间,冲击天境上品。”孙先生忽然话锋一转,缓声道:“在我闭死关的这段时间里,帮会里的大小事务,都交由龙骞和孙贵处理了,还希望大家能够好好协助他们。”

此言一出,在座很多人微微色变。

孙先生尚是天境中品修为就已经让孙系如日中天,如果真让他冲击境界成功,估计霸业会将来世世代代都只有孙先生,而再无他姓了!

“我们一定竭尽全力!”

“是啊,绝对不会出什么岔子的!”

“孙先生请放心!”

一句句信誓旦旦的保重从这些人嘴里说出来,至于有几分真假,就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一些人心中其实也很矛盾,因为过往的经验告诉他们,随着武道的不断发展,想要在人类世界站稳脚跟,就必须要有坐镇得住场面的人物!

就比如,当初武贤陈琛率先晋入天境,开启了全新武道领域,当时很多高手都纷纷感受到了压力,而在不久之后,武道发展进入爆发期,接二连三有人成为天境强者。

有天境强者坐镇的势力,原本并不强大,却以充气球般的速度迅速壮大起来。

而原本一些风头正盛的势力,却因为跟不上时代,很快被其他拥有天境强者的势力瓦解和吞并。

而现在,天境上品高手的逐步出现,代表着一股新的时代潮流即将带来,没有天境上品强者坐镇的势力,将逐步失去话语权,最终泯灭!

所以,在内心深处,他们又隐隐渴望孙先生能够冲击境界成功,这样就能带领霸业会走向一个更加辉煌的未来!

孙先生淡笑着,看着众人的反应,最后交代了一些比较细节的事情,这才宣布散会。

众人怀着复杂而沉重的心思走出“龙图阁”,迎面就有一名老人神色凝重地掠了过来,来到孙先生身旁,嘴唇微动,暗中传音。

“嗯?”

孙先生的神色瞬间变了,充满震惊之色,居然呆掉了。

包括孙贵和龙骞在内,都从未见过孙先生会当众露出这样失态的神色,心中都是大为惊疑,肯定是发生了很不一般的事情!

“回去,事情有变,继续开会!”孙先生说完这句,居然又回了龙图阁。

怀着疑惑,众人回到那间会议房间。

刚一落座,那名向孙先生传音的老者就开启了投影电视,立刻,电视画面中没有任何电视台的图标,而是一片雪花之中,许许多多的画面在闪烁,都是各个节目的瞬间片段,而随着片段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字一个字的声音。

而这些从不同节目乃至电视剧片段里截取出来的片段声音,连起来就是一句通顺的话语——

“真相大追击,天罗府覆灭之谜即将揭晓!”

这样的话语,不断重复。

而老人接连切换了好几个频道,居然都是这个画面。

这让在场很多人悚然。

在座所有人,除了事先已经有所准备的孙先生,其余人都是瞪大了眼睛,终于知道孙先生之前为何会那么震惊!

难道,舒清要主动站出来向世界宣布自己的所作所为了吗?无声无息,就控制了整个电视媒体络?

这样的手段听上去很强大,然而跟控制中央光脑比起来,又真的算不得什么了。

从舒清过往的许多事迹可以知道,这女人一旦疯起来,真的没办法用正常思维来揣度她的,如果真的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十分奇怪!

不过,以这样的方式来宣告真相,多少是有些奇怪。

这样的画面闪烁以及声音重复了两分钟之后,画面有了变化,变成了十秒倒数!

所有人的神色顿时紧张起来。

事实上,这一刻,希望星上,只要是知道天罗府存在、知道这一场事件针对目标是天罗府的人和势力,都在密切关注电视画面!

十,九,八……三,二,一!

随着倒数完毕,投影屏幕上变成了满屏的雪花。

就在众人愕然的时候,雪花之中,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上半身人形。

唯一能够看清楚的,是这个人形戴着一张木制的面具!

出现了!

包括孙先生在内,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屏幕中模模糊糊的人形,想要判断出来,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舒清?

答案是……无法确定!

然而接下来,从面具人口中说出的明显是经过变调而显得十分低沉的一句话,更是让在场众人都陷入了错愕和茫然之中。

“大家好,我叫庄翰,对于不久前发生的坐标为……的地方遭遇太空炮齐射的事件,我想说,我为这起事件负责!”

这个人刚刚说什么?庄翰?而不是舒清?

他们都被这个面具人的自称给弄糊涂了,对于“庄翰”这个名字全然陌生,从未听闻!

孙先生的眉头本能地一皱,揣测着这句话的真假,这个庄翰到底是真有其人,还是舒清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而捏造出来的?

如果真有其人,那事情就变得比自己想象中要更加复杂了,之前的种种推测可能要全盘推翻,重新梳理。

然而包括孙先生在内的许多人都不知道,“庄翰”这两个字,对于某些人来说,所产生的震动将是恐怖性的。

而在这时,电视中的画面忽然一变。

变成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场景,像是水墨动画。

动画之中,一名三十上下的身穿道袍的男子正拿着一叠手稿,兴奋地和另一名年轻的道士说着什么,前者并没有看到,和自己肩并肩站立的年轻道士的袖子里悄悄露出了一把匕首。

然后,这把匕首从后面,狠狠捅进了年长道士的后腰,直接捅进了脊椎之中,然后豁尽全力一划!

年长道士怒吼,身上一股无形力量爆发,将年轻道士震得吐血倒飞。

然而年长道士遭此重创,下半身已然瘫痪,顿时跌倒在地。

年轻道士忍着伤势爬起,眼冒精光地抓起了散落在地上的手稿,然后冷冷一笑,扑身掠出了房间,手中遥控按钮按下。

事先安放在房间中的烈性炸弹瞬间爆炸,整栋道教建筑化为了一片火海废墟!

暴雨倾盆而下。

火焰熄灭,年轻道士一步步走进废墟当中,手里提着一把重锤,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年长道士,目光冷漠地将重锤举起,然后……砸下!

砸!

砸!

再砸!

直到年长男子再无人形,年轻道士松开重锤,仰望漆黑天空,任豆大雨点落在自己脸上碎开,发出张狂肆意的大笑!

画满就此渐渐重新被雪花所替代,最后重新出现了面具人的身形。

遂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海城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北京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酒泉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无锡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