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54章_1

2019-12-04 15:23: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54章

时间过得很快,张宁宁晚陈兴两天到南州并且在南州市呆了几天后,随即也要飞回京城去,陈兴送妻子到机场,两人聚少离多,妻子要走,一向以工作为重的陈兴也显得依依不舍,他在南州并不会缺少女人

,但对妻子的感情没有因此减少一点半点。

“陈兴,回去吧,我要上飞机了。”休息室,张宁宁笑着对陈兴道。

“那你到了后给我个。”陈兴看了下时间,航班也快起飞了。

“知道,你赶紧去上班吧,别耽误了你工作。”张宁宁点了下头,她在南州呆了三四天,今天是正月初八,本来也没打算这么急着走的她,昨晚又传来老爷子咳嗽了一晚上的消息,张宁宁立刻决定今天就赶飞机回去,其实老爷子身边肯定是有人照顾的,她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老爷子身边有的是专业的保健师和医疗团队,但张宁宁就是想着赶紧回去看一看,老爷子最疼的就是她,张宁宁比谁都紧张和担心,并不是为了张家的权势,而仅仅是因为老爷子疼她。

“没事,反正我这个市长也没人管。”陈兴半开玩笑的说着。

“你这个市长没人可以直接管,那你更得带头做好表率。”张宁宁笑了笑,夫妻俩又说了几句,张宁宁上飞机后,陈兴便也返回市政府去。

回去的路上,想着过年这些天的忙碌以及和妻子短暂在一起的快乐时光,陈兴脸上不知不觉的露出笑意,不管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妻子在他心目中始终有着最重要的地位,不过现在,在内心深处还要再加上一个蒋琬,这是一个除了妻子之外在他心里深处也能占据一定分量的女人,想到蒋琬的痴和傻,陈兴暗叹了一口气,那个可怜而又自卑的女人,让他忍不住生出强烈的呵护感觉。

张宁宁过来这几天,陈兴也没有跟蒋琬联系过,为了安心陪妻子,陈兴也不想和其他女人联系,说起来,除了直接发生关系的那晚,他和蒋琬好像都还没见过第二次面。

想着今晚到蒋琬那里去坐一坐,陈兴将拿起的又放下,晚上给蒋琬一个惊喜也未尝不好,倒也不用事先打通知。

回到办公室,陈兴依然是要埋头于一大堆的公务中,肖远庆敲门进来时,陈兴也只是微抬了一下头,示意肖远庆坐下,随即又忙着为手上的一份文件签字。

“市长,我听说省里对省炼化火灾事故的调查处理意见已经有了初步结果,肖龙波记过处分,负责生产管理的副总孙建升被撤销职务。”肖远庆和陈兴说着他刚听到的有关省里对省炼化的调查处理意见,他得到消息的途径自然是小道消息,相信陈兴很快也会通过正式渠道得到消息,肖龙波只是第一时间赶来和陈兴汇报罢了,他得到的是小道消息,但他敢来和陈兴汇报,那肯定是心里有谱的。

“肖龙波只是记过处分?”陈兴听到这个结果,微微一怔,随即冷笑了一下。

“嗯。”肖远庆点了点头。

“嘿,还真是找了个替死鬼。”陈兴撇了撇嘴,对省里的这个处理结果显然是不满意,但陈兴没法直接对省里的领导表示不满,这个结果,明显是省里领导有意帮省炼化捂盖子的结果,很显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省里领导依然是要保肖龙波的,拿一个副总开刀,而对肖龙波则是不痛不痒的记过处分,肖龙波是企业干部,这样一个记过处分对他来讲,几乎是有等于无,没什么影响。

“肖龙波在省里领导眼里还是很被看重的,省炼化每年的经营业绩都是以两位数的增长速度递增着,这在省里的领导看来,肖龙波的个人能力十分出色,况且当时肖龙波能出任省炼化的一把手,说明他在省里还是很有些人脉关系的。”肖远庆说道。

“算了,不说这个,烦心。”陈兴摆了摆手,省里的处理意见,陈兴没法去改变什么,只为这事没让肖龙波载个大跟头而遗憾,他看不惯肖龙波,要是肖龙波因为这事而被撤职,那才是他愿意看到的结果,不过事情总归是不可能事事如他的意。

肖远庆点了点头,两人这才说着话,不出肖远庆的预料,陈兴也正式收到了省里有关省炼化重大火灾事故的处理意见,和肖远庆说的并无出入,陈兴拿起刚从省里送过来的文件扫了一眼便扔到一旁去,看了徒增心烦。

“远庆,等下你去订个酒席,晚上要用的。”陈兴想起要宴请省炼化的一个副总,那是中石化派驻省炼化的一个管理,这事也宜早不宜迟,年三十在京城经过张义的引荐认识了中石化的老总,对陈兴所说的事,对方也是爽快的应下,当场就拿起打了招呼,接下来的事,陈兴只要和中石化派驻省炼化的那个管理直接联系就是。

作为省炼化的大股东,虽然没有控股权,但按当初四十九比五十一的出资比例来讲,中石化在省炼化的事务上还是有很大的话语权的,否则中石化派驻的一个管理人员也不会直接就挂上省炼化的副总头衔,陈兴联系对方,无疑是不想省炼化在石化产业基地一事上坐歪屁股。

肖远庆得了吩咐出去,陈兴又继续忙碌了起来。

下午的时间,陈兴按照既定的行程安排去看望了市聋哑学校的残疾人学生,而后又是前往市里为青少年兴建的新体育活动中心的工地视察,活动中心刚刚封顶,正在进行装修,陈兴当场也发表了讲话,青少年是国家未来的希望和栋梁之才,要充分重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重视德智体美劳的全面发展,市政府以及各级机关部门都要重视对青少年工作的支持。

到这两个地方去走访视察完也不过才下午四点多,陈兴又回到了市政府,陪张宁宁几天,着实留了不少工作需要他加班处理,陈兴也是尽量利用一些空隙时间将手头的事情忙完。

“市长,外面有位女士要见您。”五点半,陈兴正准备离开时,秘书黄江华又进来汇报道。

“女士?”陈兴疑惑的看了黄江华一眼,心里却是好奇着会有什么女的来找自己,“请她进来吧。”

等黄江华将人请进来时,陈兴眼珠子一睁,旋即朝黄江华挥了挥手,直到黄江华出去将门关上,陈兴这才看着眼前的女子苦笑道,“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陈兴哥,你这态度可是一点都不欢迎我,也不怕我伤心。”来人是宋致,听到陈兴的话,脸上已经是鬼灵精怪的开始扮起可怜来。

“你这臭丫头,少在我这里装。”陈兴笑骂了一句,指了指饮水机,“要喝水自己倒。”

“喝水就算了,来的时候灌了一瓶饮料,肚子还撑着。”宋致摇了摇头,也不等陈兴招呼,大摇大摆的走到沙发上坐下,“陈兴,我来找你收账来了,你自个说说吧,过年放了我鸽子,打算咋办。”

“我就没答应过你,怎么就放你鸽子了,我看你这臭丫头是想到我这里胡搅蛮缠来了。”陈兴瞪起了眼睛,随即又好笑的摇了摇头,瞧他这是怎么了,跟这小丫头较真,那不是自己找罪受嘛,嘴上笑道,“你什么时候到南州的,怎么找到市政府来了,事先没打,我要不是不在办公室,你岂不是白跑一趟。”

“我怕我事先打你,那到时候连人都找不到了。”宋致嬉笑着,“谁知道某人心虚,会不会躲着不敢见我。”

“啧,我跟你就没法交流了,我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心虚什么。”陈兴走到宋致对面的沙发坐下,“我等下还有事,准备走了,你这会过来,还真来得不是时候。”

“晚上还有事?”宋致听得叫了起来,“哎呀呀,陈兴哥,我晚上还等着你请我吃晚饭呢,你总不能把我一人撇下吧。”

“你少给我添乱了,你一个大人还找不着地儿吃饭吗,今晚确实没空,明天请你吃饭。”陈兴不客气的说道,他现在也是看出来了,这小丫头开始胡搅蛮缠的时候,就不能跟她好好说话,要不然只会让她得寸进尺,陈兴过年这些天没少被对方的折磨,都是逼着他去假冒男朋友,陈兴端的是哭笑不得,想挂宋致的也不行,对方会锲而不舍的一直打。

“还得等明天,你这放我鸽子的人就是这样招待我的。”宋致不乐意的翘起嘴。

“你要是觉得这样也不满意,那明天那顿也省了,正好我也可以省点事。”陈兴哼了一声。

“明天就明天,说好了不许耍赖。”宋致急道。

“就不信治不住你。”陈兴看到宋致服软,心里头愣是生出了一股得意劲,等他回过神来时,忍不住为自己的这种心态感到好笑,他和宋致是两个年龄段的人,平时也是将宋致当成小妹妹看待,有时候偏偏还要跟宋致斗嘴分出个胜负,不过话说回来,每每这种时候,陈兴的喜庆也能莫名的放松。

“陈兴哥,明天吃饭可以,但你等下就必须帮我一个忙,放心,耽误不了你什么时间的。”宋致突然甜腻腻的叫着陈兴,说道。

“停,打住,你先说是什么事。”陈兴翻了翻白眼,宋致这甜甜的一声黄哥叫得他头皮发麻,一听这种声音,他就猜准没好事,可不会随随便便就答应下来,要不然一不小心又被宋致坑了。

“陈兴哥,人家只是有件小事要你帮忙,瞧你这个样子,跟防贼似的,也太让我寒心了。”宋致一脸委屈。

“你先说啥事,我再看能不能帮,我可不想不小心被你卖了。”陈兴笑着不为所动。

“好吧好吧,那我就直说了,说起来这事也跟你脱不开关系,所以你不帮也得帮,反正我是赖定你了。”宋致笑眯眯的看了陈兴一眼,眼见软的不成,她又拿出她的绝招,直接赖上,笑着将事情说了出来:

“我家给我相了个对象,跟我差不多年纪,跟个二百五似的,老爸不就是个副市长嘛,瞧他拽得跟天王老子一样,我看了他就想吐,亏他还一直自我感觉良好,我跟他说我有喜欢的人了,那王八蛋偏偏不信,跟着我到南州来了,陈兴哥,你说你过年的时候放了我鸽子,害得我爸妈把对象都给我介绍到家里来了,你说这事你该不该出面帮我?”

“我就知道你来找我准没好事。”陈兴无奈的笑道,“你这臭丫头,就不能让我安生几天。”

“陈兴哥,你这说的什么话,难道我让你不得安宁了吗。”宋致可怜巴巴的望着陈兴,“你要说是的话,那我二话不说就往外走,就当我没求过你这件事。”

“好吧,我说是。”陈兴看着宋致。

“既然如此,那我只能走……走是不可能的,我只能赖着不走了。”宋致笑哈哈的坐着不动。

“宋致,你见过女流氓吗。”

“没有,我只知道坐在你面前的是淑女。”

“好吧,我败给你了……”

深圳曙光韩式正牙
华北石油井下医院怎么样
贵阳哪里治疗癫痫最好
南宁癫痫病最权威医院
云南看妇科较专业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