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造化炼体决 第六百零七章:故人和西疆之变!(第三更)

2020-01-14 12:02: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造化炼体决 第六百零七章:故人和西疆之变!(第三更)

求订阅~~~~~~~~~~~~~~~~~~~~~~~~~~~~~~~~~~~~~~~~~~~~~~~~~~~

“姑娘是在叫我吗?”李言指着自己的鼻子,疑惑的向对面的红衣少女问道。

“嗯!”红衣少女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的点了点头,看着李言的目光中尽是炙热之色,就好像是见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初恋情人一样。

李言被少女看的浑身不自在,便开口问道:“这位姑娘,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红衣少女被李玄一问,才现自己正满脸炙热的看着对方,脸上不禁一红,然后轻声的问道:“公子还记得几年前,在西疆白鹿山脉外,被你救过的女孩吗?”

“呃……”闻言,李言一愣,似乎不太记得这件事情。

“李言,木子李,诺言的言……公子真的不记得了吗?”见李言似乎有些想不起来,少女的眼中立刻露出一丝着急之色,然后又问道。

“西疆……白鹿山脉?原来是你啊!”李言疑惑的看着对面的少女,随即一道画面从他的脑海中闪过,然后惊奇的看着眼前的少女,说道:“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公子记起来了吗?”看着李玄脸上的表情,红衣少女脸上马上露出一丝甜甜的笑容,然后向李言微微一拜,说道:“小女子许娜,当天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见少女如此,李言马上摆摆手,说道:“当初我只是一时兴起而已,姑娘不必如此。”

“这个,你不是在西疆吗?怎么跑到东疆来了?”李言一脸疑惑的问道。眼前的许娜不过才先天境的修为,竟然能跨越疆域屏障,来到东疆大地,这一点让李言有点想不通。

“嗯?公子难道不是为了躲避战火,才来到东疆的吗?”许娜也是一脸疑惑的说道。

“躲避战火?什么意思?西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闻言,李言立刻问道。

“西疆早在半年前就爆发了战争,现在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西疆,你不知道吗!”许娜看着李言,一脸疑惑的问道。

“怎么会,西疆八大宗门不是一直都处于平衡的状态,怎么会突然爆发战争,难道是大周王庭对西疆入侵了?”李言一脸阴沉的说道。

“不,不是大周王庭,挑起战争的是八大宗门中的炎天宗。”许娜看了一眼李言,缓缓的道:“如今的西疆,曾经的八大宗门,不算炎天宗的话,仅现在就只剩下两个了。”

“怎么会……还剩哪两个?”李言强压下心中的震惊,人不知问道。

“剩下的两个宗派,好像是落云宗与天剑宗,不过他们似乎情况也并不算太好,在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许娜缓缓的道。

“不过我师父应该知道一些,要不然我带你去问问我师父?”许娜又说道。

“你师傅在哪?带我去见他!”闻言,李言马上说道。

“嗯!”少女点了点头,然后向李言说道:“我和师傅就住在附近,公子请跟我来。”

“等等!”就在许娜准备在这李言离开的时候,先前许娜出来的店铺中走出一名中年男子,忽然将李言和许娜叫住,然后将一个一尺来长的盒子丢给许娜,一脸愤怒的向着她说道:“这位小姐,你刚才拿到我们店里的血参是假的,我们掌柜的让你把他拿回去然后将那五十枚聚气丹还给我们。”

“不可能!这不是我刚才给你们的那支血参,而且你们刚才明明只花了十五枚聚气丹收购我的血参,现在却向我要五十枚,你们这不是坑人吗?”许娜打开盒子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马上气冲冲的反驳道。

中年人则是冷笑一声,说道:“什么十五枚,我们明明是花了五十枚聚气丹收购了你的那支血参,而且你的这支血参也确实是假的,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云家旗下的店铺做生意从来都是童叟无欺,岂会冤枉你。”

“你们……”许娜闻言,立刻气得火冒三丈,不过就在他还想继续跟那名中年人理论的时候,他身边的李言却拿过他手中的盒子,将里面的那支血参拿了出来,仔细的看了看,然后手指轻轻一捏,那支血参便化作一滩粉末,飘散在空中。

一旁的许娜一脸疑惑的看着李言,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做,不过许娜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是却没有出声,她想看看李言想做什么。

李言拍了拍手中的粉末,然后看了看这间叫做灵药阁的药铺,向着药铺门口的中年人说道:“你们这间药铺是云家旗下的产业?”

中年人看着李言,皱了皱眉头,然后沉声说道:“你是什么人?”

李言冷笑一声,翻手拿出一块令牌状的东西丢向中年人,说道:“将这东西拿给你们管事的看看,然后在问问他我朋友拿过来的血参是不是假的。”

中年人虽然疑惑,但是看着李言冷静的脸庞,心中升起一丝不安,拿着李言扔过来的令牌看了看,便转身向药店中走去。

不一会,那名中年人便一脸慌张的从药铺中跑了出来,来到李言和许娜的面前,满脸笑意的说道:“这位公子,我们掌柜的请你们进里面坐。”

看了看一脸笑容的中年人,李言面表情的说道:“不用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你进去告诉他,我只等他十息的时间。”

中年人听见李言说只给十息的时间,又想到掌柜的看到那枚令牌时慌张的神色,便马上转身向里面跑去。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众人看着中年人因为李言一句话便慌张的向药铺里面跑去,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开始猜测起李言的身份来,就连李言身旁的许娜也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不一会,一名身穿华服的中年人慌慌张张的从药铺中跑了出来,先前跟李言说话的那名中年人跟在他的身后,手中还拿着一个一尺来长的盒子。

那名华服中年人满头大汗的来到李言身前,恭敬的捧着李言之前交给中年人的令牌,向李言说道:“这位公子,鄙人就是这间药铺的掌柜,这是您的令牌,还请您收好。”

李言接过华服中年人手中的令牌,淡淡的说道:“你这间药铺真的是云家旗下的产业?”

华服掌柜讪讪一笑,然后向李言说道:“这个,公子能否先请进内堂说话。”

李言点点头,然后便跟着药铺的掌柜进入药铺之中,李言身后的许娜见李言进去,犹豫了一下,便也跟着李言走进了药铺之中。

跟着中年掌柜进入大厅之时,李言微微一愣,这是一间足以容纳数十人都不会觉得拥挤的明亮大厅,一节节长约丈许的柜台全都是用名贵的红木打造,还有一群穿着统一的女侍从正在为一些客人介绍柜台中的物品。

李言怎么看这灵药堂都是一家正规大气的药铺,怎么会做出偷换客人出当物品这等自毁清誉的事情。

没有在大厅中多做停留,华服掌柜直接将李言两人带到了灵药堂二楼的贵宾室之中。

这灵药堂二楼的摆设有和下面大厅的摆设又不一样,虽然面积比起一楼要小出很多,但这二楼摆上的都是一些古香古色的桌椅家具,看上去给人一种典雅大方的感觉,大这贵宾室的角落中还摆设着几个名贵的香炉,炉内有一缕青烟徐徐飘荡,让整间贵宾室都充满了淡淡的檀香味,让人有一种舒适安逸的感觉。

华服掌柜请李言和许娜坐下之后,便面带微笑的向李言说道:“在下就是这灵药阁的掌柜汪景贵,不知这位公子怎么称呼。”

“李言!”李言没有和以前一样用假名,而是毫不犹豫的报出了自己的真名。

“是李公子啊,不知公子和云家是什么关系。”(未完待续。)

鹰潭市人民医院铁路分院怎么样
闸北区市北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专业专科医院
扬州重点癫痫病医院
天津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